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儿女英雄传

编号:C26·1931013·0038
作者:[清] 文康
出版:上海古籍出版社
版本:1991年第一版
定价:8.10元
页数:598页

文康,即费莫氏,满族人。文中开宗明义:“儿女无非天性,英雄不外人情。最怜儿女最英雄,才是人中龙凤。”初名《金玉缘》,开篇即以传说为起,已入窠臼,内中对社会的嘲讽,即以英雄行侠为寄托,安学海、十三妹、何玉凤等人嫉恶如仇,与朝廷官吏抗争,有其积极之处,这是侠义小说成型之作,情节曲折,人物鲜明,但不免落入矫揉。《儿女英雄传》原53回,现仅40回。
《儿女英雄传》:只为点缀太平盛事

不想今日侥天之幸,也竟中了。且无论他此后的功名富贵何如,只占了这个桂苑先声,已经不负我十年课子的这番苦心,出了我半载作官的那场恶气!
        ——《第三十五回 何老人示棘闱异兆 安公子占桂苑先声》

占桂苑先声,是安骥半年足不出户认真诵读所得,中第六名举人,是安公子每日目不窥园发奋用功所获,而这仕途开门红也是何玉凤、张金凤“红袖添香伴著书”所帮助的结果,当安公子命中举人、探花,乃至后来的国子监祭酒、山东学台、观风整俗使的钦差、右副都御史,当功名集于一身,终于没有辜负妻子和老父的期望,风风光光光宗耀祖了一番,但是安学海的这一番感慨,分明在褒扬儿子功成名就的同时,也是对自我命运的一种安抚,十年课子寄予的是希望,亲自命题批阅是付出,而所有这一切,却也归结于一种自我命运的关照,“出了我半载作官的那场恶气”里分明看到了一个被压抑在官场世界里的自我,也正是儿子安公子的功成名就,完成了多年来自己无法完成却记挂于心的夙愿。

一种生活的改变,寄托的是两代人的心愿,所谓儿女英雄,大约就是一种从现实的落魄到理想的实现的转折,而安学海为什么在欣喜之时,要将这一切又归因于“侥天之幸”?““也竟中了”似乎更多是意外,而这十年,安学海分明看见了诸多的不公,诸多的冤屈,甚至差点成为官场上的一个牺牲品,一个是坠落于宦海,一个是扬名于桂苑,这两代人命运之不同,或者也折射出转型社会的诸多社会现实。“这部书近不说残唐五代,远不讲汉魏六朝,就是我朝大清康熙末年、雍正初年的一桩公案。”开卷就交代了时代背景,无疑是现实意义的一种呈现,而对于个体来说,也是在着政权更替中成为一个标本,安学海的祖上是正黄旗汉军,“也曾跟着太汗老佛爷征过高丽,平过察哈尔,仗着汗马功劳上头挣了一个世职,进关以后,累代相传,京官、外任都作过。”这当然是祖上的辉煌,而这辉煌的历史无疑打上了皇族的标签,但是到了安学海这一代,却是“世职袭次完结”,累代相传的功名,到这一代却被画上了句号,仿佛一下字归零,让人生出许多感慨。

查看更多...

Tags: 儿女英雄传 文康 小说

分类:传说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40

老残游记

编号:C26·1931013·0037
作者:[清] 刘鄂
出版:上海古籍出版社
版本:1991年第一版
定价:4.35元
页数:198页

作者自叙云:“吾人生今之时,有身世之感情,有家国之感情,有社会之感情,有种教之感 情。其感情愈深者,其哭泣愈痛,此鸿都百炼生所以有《老残游记》之作也。”其书是刘鄂垂泪而作,以老残游走江湖目睹之事为因,痛击时弊,与清末遣责小说以哭应天不同之处,着置于“清官”,故鲁迅将其定为“揭清官之恶者第一小说”。凡20回本,后有9 回《老残游记续集》疑其子作。

Tags: 老残游记 刘鹗 小说

分类:传说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26

十二楼

编号:C25·1930919·0036
作者:[清] 李渔
出版:上海古籍出版社
版本:1992年11月第一版
定价:3.85元
页数:184页
 

“十二楼”者,为合影、夺锦、三与、夏宜、归正、萃雅、拂云、十卺、鹤归、奉先、生我 、闻过是也,又名《觉世名言》,盖受冯梦龙《三言》影响,极募世之人情,劝惩世人。书中所言:“是编以通俗语言,鼓吹经传;以入情啼笑,接引顽疾;“为书之旨。渔为一代批评学者,自有《闲情偶寄》、《笠翁十种曲》等戏剧理论,“十二楼”之小说只属闲娱之作 ,男女风情,不免俗之无味。
《十二楼》:使人忽忽忘为善之难

大抵有缘人,头头相遇,费尽造化苦心;无缘人,头头相左,亦费尽造化苦心。
       ——《合影楼》

《生我楼》里“乱离是桩苦事,反有因此得福”是不是一种“头头相遇”的有缘?《夺锦楼》里“只因不能慎之于始,所以不得不变之于终”是不是“头头相左”的无缘?《闻过楼》里“善劝不如恶劝”是不是费尽造化苦心?《十卺楼》里“世上人的好事,件件该迟,却又人人愿早”是不是也是费尽造化苦心?只是何以来判别有缘还是无缘,是天作之合还是男女相悦?又该是谁费尽造化苦心,是朋友相交,还是切磋自效?

“如今编做小说,还不能取信于人,只说这一十二座亭台都是空中楼阁也。”李渔用文本建造十二阁楼,内中的风情,外面的风景似乎也就呈现在那里,但是他却在这十二层楼里敞开了那一个登楼的入口,一层又一层,总有登楼者上来,阅尽人间不同的故事,那么,所遇见或向左的也大约是登楼者和故事人物之间的纠葛,这便是一种开放的目的,正如钟离睿水在序中所说:“笠道人将以是编偕一世人结欢喜缘,相与携手徐步而登此十二楼也,使人忽忽忘为善之难而贺登天之易,厥功伟矣!”每一层都是不同的故事,或善或恶,或正或鞋,或形或影,或假或真,但是最后登上高处,俯视而望,大约也是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本来,十二座亭台也是空中楼阁,但是一旦与故事相遇,登楼人便也在“为善如登”中体验了不同的人生风情。

人生风情,对于登楼者来说,首先是看见,而看见从来就是一个和自我体验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词汇,入目,是真是假?《夏宜楼》并非是第一楼,却凸显着“看见”的人生况味。首先是小姐娴娴看见,那一楼便宜于夏,是有着夏日的本来风景,一处做卧房一处做书室,对于娴娴来说,也绝非是在欣赏自然风光,年已及笄,芳心易动,父亲为她安排那些女伴并非可以起到惩邪遏欲的目的,不想偏在梦醒之后看见女仆脱衣游水,梦之幻影,水之摇曳,竟都有着不羁的开始,所以娴娴之看见,却也是一种释放,尽管那些女仆被惩处,但是却打开了娴娴的心门。

起初是看见别人赤身露体,之后是自己被看见,不管是吃打戏水之从者,还是夏宜时的端坐,不管是玉笋作诗,还是那“何来蝶梦到花枝”,都被看得一清二楚。看着何人?无非是偷窥者,那瞿知廉能看见娴娴的青春愁思,无非是有着一幢可登高而望的楼阁,更重要的是有出自西洋的“千里镜”,所以娴娴的一举一动都在目下,当知廉以远观的方式洞察娴娴,其实就像一个仙人,费尽造化苦心只为美人心动,但是这本身带有偷窥性质的看见,也偏离了正常的情缘交际,甚至跌入了慌者的行列。娴娴先前做好的诗,被他续作一番,也是表露了心意,而娴娴在奇巧之中竟也心慕之,心许之,到后来却成了一段奇缘。

只是这奇缘并非是善缘,结为因缘才揭露真相,“及至睡到半夜,见他欲心太重,道气全无,枕边所说的言语都是些尤云雨之情,并没有餐霞吸露之意,就知道不是仙人,把以前那些事情,件件要查问到底。”不是仙人,却也是骗子,但是这真与假却也是娴娴夏宜不安于心的结局,所以利用千里镜骗得因缘,对于瞿知廉来说,也并非是被贬到了道德底层,甚至是“不是单羡牡丹,置水面荷花于不问也”——竟瞒着小姐与女伴背后调情,“既占花王,又收尽了群芳众艳”。这真与假的纠葛,也是关于看与被看的方式而已,李渔点评说:“露了标致的面容,还可以完名全节,露了雪白的身体,就保不住玉洁冰清,终久要被人点污也。”也是对于被看者的警告,所以亵狎与正经,也并非是如此截然而分开,“就如男于与妇人交媾,原不叫做正经,为什么千古相传,做了一件不朽之事?只因在戏耍亵狎里面,生得儿子出来,绵百世之宗祧,存两人之血脉,岂不是戏耍而有益于正,亵狎而无叛于经者乎!”

《夏宜楼》里是偷香窃玉的风情,是“贼智而无他智”的感慨,但是在真与假的故事里,分明也标示了一种对立,登楼而看见,也便是头头相遇还是头头相左的矛盾。《萃雅楼》里这矛盾便是俗和雅,花铺、书铺、香铺为俗中三雅,三个朋友开了三铺,也是同筑起“萃雅楼”,即使那权汝修是个赛过美貌妇人的男子,而金刘二人也有“后庭之好”,不管如何偏离伦理,对于三个人来说,也都是美好时光,“人只说他两个增为三个,却不知道三人并作一人。”仿佛也是合体,李渔冲破禁忌的胆大也可见一斑。但是唯独出了个同样好“后庭”之乐的严世蕃,只是作为一个闯入者打破“三人并坐一人”合体世界的他,是严嵩相国之子,威权赫奕。所以对于权汝修,便完全是一种权力的侵占,“烈女不更二夫,贞男岂易三主。除你二位之外,决不再去滥交一人。宁可把这些货物算在我帐里,决不去做无耻之事!”也正是这恶意,导致了权汝修最后被骗到宫里,还被净了身。

净身,便是对于身体的一种阉割,还有什么后庭之乐,还有什么三人并做一人,还有什么龙阳之趣,而这样也变有了“雅中三俗”:“尽有生意最雅,其人极俗,在书史花香里面过了一生,不但不得其趣,倒厌花香之触鼻、书史之闷人者,岂不为书史花香之累哉!”所以不管是雅还是俗,最重要的是人的品味,权汝修被净身,便是恶带来的悲剧,而反抗恶也只有另一种恶,于是他将严世蕃所做之事、所说之话,凡有不利于朝廷和妨碍军国者,全部记下来,到最后有机会都向皇上交代了,““人说他倚势虐民,所行之事,没有一件在情理之中,朕还不信。这等看来,竟是个真正权奸,一毫不谬的了!”最后严世蕃被捉拿,被杀头,而权汝修在法场上痛骂他,用诗歌发泄怨气,最后,“既杀之后,又把他的头颅制做溺器。”恶之为恶,毁坏的是一种不妨碍他人的善,所以最后也只能以更恶的方式惩戒。

但是这种惩戒在矛盾对立中也需要某种转换,《三与楼》中的对立是“喜买田置地,再不起造楼房”的唐玉川和“只喜欢构造园亭”的虞素臣,一个是有着对于田地和钱财的癖好,而另一个则是绝意功名寄情于诗酒,于是后来那楼卖给了唐家,虞家只留下“与古为徒、与天为徒、与人为徒”的三层书楼,只是这也并非是两家恩怨的结束,唐家依然得寸进尺,最后甚至垂涎于书楼,到了虞家儿子虞继武手里,完全被操控了,但是却在书楼的地板下发现了二十锭元宝,这到底是谁家的?告到官府,知县设计,出现了神秘人,而此人就是当初在虞家用白鼠埋下财宝的人,也是为事后惩处唐家的恶买下了伏笔,“便宜了受业之人!欺心谋产,又得了不义之财,将来心有横祸。”果不其然,最后真相大白,三与楼上神秘人说:““前人为善之报,丰厚至此;唐姓为恶之报,惨酷至此。人亦何惮而不为善,何乐而为不善哉!”也算是对于善恶的一个交代,而李渔建造这“三与楼”也分明是为了彰显一种规则,“县令之神明,老友之任侠,与继武之廉静居乡、不修宿怨,三者均堪不朽。仕宦居官者,当以县令为法;居乡者,当以继武为法。”

这种惩恶扬善的规则在《归正楼》里更为明确和自觉,,明朝永乐年间有个神奇不测的拐子叫贝去戎,今日拐东,明日骗西,遇物即拐,逢人就骗,不仅最初开门七件事,样样不须钱买,后来连女人也都被他骗得团团转,成为风月场中要的“第一个大老”,一个“访不出他姓名,查不着他乡里,认不出他面貌”的人是个神人,只是拐骗的本领,在道德意义上便是骗子,就如那千里镜一样,为了不善的目的,也只能自欺欺人,但是拐子却又一天断了邪念,甚至厌弃了红尘,把房子改成了道院,取名“归正楼”,“改邪归正的去处,就是变祸为祥的去处。”此乃回头,而回头的意义便是自救,李渔引用《四书》上的话来说,就是:“虽有恶人,斋戒沐浴,亦可以事上帝。”从前的拐子,最后的修行者,就是分列为恶与善、邪与正,而最重要的意义是能够自新:“至于下流之人,当初偶然失足,堕在罪孽坑中,也要及早回头,想个自新之计。”

也是一种宽恕。而在十二楼故事里,善与恶、真与假、正与邪之间的矛盾呈现出来,似乎更在于一种人心的救赎,而李渔并不止于这种和平时期的她救和自救,《奉先楼》、《生我楼》和《闻过楼》似乎都将故事纳入到离世的环境下,似乎在这样颠破流离中更能看出真情的可贵,“乱离是桩苦事,反有因此得福,不是逢所未逢,就是遇所欲遇者。造物之巧于作缘,往往如此。”“奉先楼”是关于守节和存孤的矛盾,其实也无矛盾,只是一种选择,当舒秀才的妻子抓阄了“存孤”,也就意味着此生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保全孩子,当贼兵来侵犯时,妻子遵守承诺,“宁可辱身,勿杀吾子!”母子未曾分离,但是却让夫妻的婚姻失去了意义,颠沛流离之后再次相遇时,妻子已在将军身边,而孩子当然也是平安,当将军将孩子交给舒秀才,妻子却留下,不想着夫妻分离的悲苦故事却有了反转,妻子说身体已归于他人,但是却还是要和孩子一起回去,身心分离,何不用另一种说法呢?“你如今回去,倒是说前妻已死,重娶了一位佳人,好替她起个节妇牌坊,留名后世罢了!”舒秀才用这样的方式给了妻子一次新生的机会。

这倒是一种仅仅停留在肉体上的“节义”,可是分明是开辟了另一种真情的阐释,而在李渔的《十二楼》里,男女之情似乎也都在寻找一种不按世俗方式定义的表达。《十卺楼》里愚民郭酒痴被一只提仙帖言说了一种命运,“十卺楼”的意思是新婚十次,“令郎必有一位夫人、九房姬妾,合算起来,共有十次合卺,所以名为‘十卺楼’。”看起来是极美之兆,却不想给郭酒痴带来了跌宕,第一个新妇人很漂亮,却是一个石女,这是设置在“十卺楼”里的第一个障碍,于是被封闭的石女成为一种预兆,第二个新妇是石女的妹子,不想有小遗病,又换了长女,不想在风流中此女已有他人五个月的身孕……如此,一共换了九个女子,最后娶了新娘竟还是当初的石女,似乎又回到了起点,但是那一夜,“夫妻两口搂作一团,却好男子的情根对着妇人的患处,两下忘其所以,竟把偶然的缺陷认做生就的空虚,就在毒疮里面摩疼擦痒起来。”也算是造物弄人,最后现出人间至宝,终于将“十卺楼”完美地进行了阐释。为此,李渔的点评是:“可见天下好事,只宜迟得,不宜早得;只该难得,不该易得。古时的人,男子三十而始娶,女子二十而始嫁,不是故意要迟,也只愁他容易到手,把好事看得平常,不能尽琴瑟之欢、效于飞之乐也。”

这便是一种时间的对错问题,从开始历经曲折,又回到起点,但是起点也不在是当初的时间,不早也不迟,放得始终。“只因不能慎之于始,所以不得不变之于终。”《夺锦楼》里的故事似乎也在这始终里求得美满,一开始是乱许婚姻的错,两夫妻脾气迥异,像是仇敌一般,对于两个女儿的婚嫁各执其词,最后竟然四家人家送上聘礼,无解而争吵,最后竟也闹到了官府里。在对立的矛盾中,邢遵似乎就变成了救星,他出一主意,“本年乡试不远,要识英才于未遇之先,特悬两位淑女、两头瑞鹿做了锦标,与众人争夺。已娶者以得鹿为标,未娶者以得女为标。夺到手者,即是本年魁解。”最后是名叫袁士骏的人夺锦,而且第二名也是他代考的,也就是按照邢遵的承诺,两个女儿都要嫁与他,偏偏袁士骏说自己命犯孤鸾,不能有妻室,本该做个僧道之流,现在这样也无非是做好了逃儒归墨的准备。但是邢遵却劝解说:“所谓命犯孤鸾者,乃是‘单了一人、不使成双’之意。若还是一男一女做了夫妻,倒是双而不单,恐于尊造有碍。如今两女一男,除起一双,就要单了一个,岂不是命犯孤鸾?这等看起来,信乎有命。从今以后,再没有兰摧玉折之事了。”

好事成双,却也是夺锦的结果,“只因不能慎之于始,所以不得不变之于终”,此种变看起来也无非是为当初的过错寻找了一个理由,似乎不管有缘无缘,也都在造化中被成全。而在《合影楼》里,这种造化倒也有了某种梦幻的色彩。也是最初不可调和的矛盾,两家本是连襟,却风格迥异,管提举诗歌古板执拗的道学先生,屠观察是跌荡豪华的风流才子,一个生了女儿叫玉娟,一个生了儿子叫珍生,本来也是亲人,却最后因为道不同,两家竟然如仇家敌国一般,一宅分为两院,而且筑了高墙,从此不相往来。

这是一种父母之命的断绝,而其实在高墙之下却是一道水阁,而这水是无法阻断的,也正是这流动的水,变成了传递情感的中介。两个孩子血脉相荫,有曾经同居,其实多几分相似,起先被隔绝的时候,两个人各自面对着镜子,在镜子里寻找另一个;后来发现了水阁,于是坐在那里对着影子说话,影子相会,就如镜像一样,无非是看见了另一个人,也把这种身体被阻隔的情缘延伸到虚空的世界里,“谁想回头一看,那个影子忽然变了真形,立在她玉体之后,张开两手竟要来搂抱她。”是真是幻,似乎也不重要的,后来相互写诗,合著了“合影编”,在影子世界里做了夫妻。

但毕竟还有着相思之苦,于是化解矛盾便有了“中间道路”,那就是路公的出现,“他的心体,绝无一毫沾滞,既不喜风流,又不讲道学,听了迂腐的话也不见攒眉,闻了鄙亵之言也未尝洗耳。”他是两家的朋友,也正是这“既不喜风流,又不讲道学”的调和使得两个影子之间的爱恋变成了一件真实的故事,“一面娶亲,一面赘婿,把二女一男并在一处”,而这样的做法是化解矛盾,却也是构筑一种理想,“当初娥皇女英同是帝尧之女,难道配了大舜,也分个妻妾不成?不过是姊妹相称而已。”

于是一番计谋,联姻缔好便成了真,而最后路公所说:“从来的家法,只能痼形,不能痼影。这是两个影子做出事来,与身体无涉,哪里防得许多?从今后,也使治家人知道这番公案,连影子也要提防,决没有露形之事了。”似乎在提醒要防范影子爱恋,就是要扼杀露形之事,李渔对此也点评说:“所以惩奸遏欲之事,定要行在未发之先。未发之先又没有别样禁法,只是严分内外,重别嫌疑,使男女不相亲近而已。”在他看来,男女之事,最后到了动了念头之后,“玉皇大帝下了诛夷之诏,阎罗天子出了缉获的牌,山川草木尽作刀兵,日月星辰皆为矢石,他总是拚了一死,定要去遂心了愿。”所以需要扼杀在萌芽状态,而其实,这无非是他用礼俗来反道德而已,不管是道学先生还是风流才子,本身就是一种极端,用高墙来禁锢形体间的接触,只不过是一种虚妄,只要那影子还在,那镜子还在,那梦境还在,就无法阻隔男女相慕之情,而这样的有缘,何必费尽造化苦心将他们拆开?

“堑深又怕能生事,水满情编炽。绿波惯会做红娘,不见御沟流出墨痕香?”十二楼人情世故,现实梦幻,无论是善与恶,正与邪,真与假,聚与别,“使人忽忽忘为善之难而贺登天之易”,只要登高而望,看似空中楼阁,却也是影子里看见了真情,有缘无缘,都在造化里变成了结欢喜缘、得志愉快的人生感悟。

Tags: 十二楼 李渔 小说

分类:传说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40

写在人生边上

编号:E28·1930919·0035
作者:钱锺书
出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版本:1990年5月第一版
定价:1.95元
页数:82页

钱锺书一直是书写“人生这部大书”的人,而他此次站在人生边上所发的感慨正是40年代钱锺书对民族一种边缘状态的写照。虽是对一些论题展开议论,但钱锺书显然以一名学者的身份批判生活的一些现象:笑、快乐、文化……这些充满终极关怀的话题恰好是他以智性的目光进行人生的审视。

    本书收录随笔10篇:《魔鬼夜访钱锺书先生》、《窗》、《论快乐》、《说笑》、《吃饭》、《读伊索寓言》、《论教育》、《释文盲》、《论文人》。 

Tags: 写在人生边上 钱锺书 散文

分类:散文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71

无忧小品

编号:E45·1930915·0034
作者:(新加坡) 尤今
出版:浙江文艺出版社
版本:1992年12月第一版
定价:4.45元
页数:281页

尤今的散文至情至理,她把生活琐事写进文章中,很有现实意义,也为国内的小女人散文找到了版本。从某种意义上说,她的签名比她的散文更有创造性。

Tags: 无忧小品 尤今 散文

分类:散文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66

誓不言悔

编号:C45·1930507·0033
作者:(台)梁凤仪
出版:
版本:
定价:
页数:

 《誓不言悔》已失,没有评论,存目。

Tags: 誓不言悔 梁凤仪 存目

分类:传说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66

谁是最可爱的人

编号:E29·1930206·0032
作者:魏巍
出版:人民文学出版社
版本:1978年11月第二版
定价:2.30元
页数:165页

作为抗美援朝的亲历感受,1951年出版的《谁最可爱的人》曾经带来了一种精神的狂欢,那种由民族自豪感而产生的激情整整影响了此后的一代国人,而书的题目也成为一句口号成为那段历史最好的象征。散文以叙事和抒情相结合的方式为战争加入了一个“正义”的形容词,但魏巍决不是一个纯粹歌功颂德的作家,他真挚的感情正是一个民族得以生存的精神基础,而英雄是我们永远需要的。

Tags: 谁是最可爱的人 魏巍 散文 抗美援朝

分类:散文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66

也无风雨也无晴

编号:S29·1930206·0031
作者:苏敏 
出版:中国旅游出版社
版本:1992年1月第一版
定价:3.40元
页数:164页

一个当过红卫兵、参过军、当过记者的女人,又用笔抒发个人理解,苏敏的人生经历似乎要求她必须写出有着宏观感受的诗篇,但她恰恰从未有过这样的理解,与她的第一本诗集《青春在梦里》一样,苏敏仍然以女人含蓄的笔触描绘女性心。这部诗集中的132首诗全部发表于80年代以及90年代初,用韵地处理了苏敏对友谊、爱情、人生的感受以及其他的某些哲理,这些读得懂得新诗正是一个女人渴望覆盖一段自己的历史,而想成熟的不懈努力。

Tags: 也无风雨也无晴 苏敏 诗歌

分类:诗词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42

上海人在东京

编号:C29·1930206·0030
作者:樊祥达
出版:作家出版社
版本:1992年10月第一版
定价:4.80元
页数:330页

起点:离开上海去东京,结尾:离开东京回上海。一大批青年远涉重洋,在东京演绎了一段生活与生存的畸型留学生活,放弃还是继续,留学生在不断拷问自己,在不同的社会形态,不同人文价值的另一个空间里,人注定会被异化的,没有逃避,就走不出异化的樊离,与《 北京人在纽约》相比,人的这种悲剧性更流于平面。

Tags: 上海人在东京 小说 留学

分类:传说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53

武则天正传

编号:C28·1930206·0029
作者:林语堂
出版:上海书店
版本:1989年10月第一版
定价:2.90元
页数:226页

武则天,作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其从政之路上有太多的杀戮与争斗,并构成了中国发达封建时代的一曲宫廷悲剧。林语堂对武则天的描写采用独特的唐玢王回忆录的形式,将武则天的崛起、称帝以及排除异己的整个过程进行了细致的描述,内中渗透着林语堂对那个王朝及武则天本人的见解。唐玢王的回忆录从题材上说是一部小说,结构缜密,情节跌宕,是林语堂历史小说中的一部佳作。


《武则天正传》:像一出异想天开的荒唐戏 

武后这个暴虐专横的妇人,现在是在她一生里第一次觉得没有权力了——被人击败了。

长安元年正月二十二日的这场政变,只不过在半小时内“即已毕事”,南北卫羽林军同时起事,南卫兵力包围张昌宗家丁,控制其财产府第,北卫则以一千骑兵、五百步兵包围皇宫迫使武后让位。几乎是迅雷不及掩耳,几乎是易如反掌,一方面,“说时迟,那时快,众兵士早把二张围住,抓住,把擦胭脂抹粉的两个少年头砍了下来。”另一方面则是将正睡在床上的武后从权力的宝座上推了下来,“为什么这么吵闹?你们怎么这么大胆,敢进里面来?”对于武后来说,这命令的语气中仍然像大权在握似的,但这只不过如梦境一般,是荒唐戏最后的尾音,“先帝以太子付与陛下。陛下早当将皇位传与太子。今求陛下退位,太子登基。”桓彦范的这一句话里虽然依然是臣对君的语气,但是已经对武后的最后统治发出了征讨。

但仿佛没有一点反抗,那一页写满了暴虐、屠杀等权力符号的纸页终于翻了过去,“次日,正月二十三日中宗以皇太子监国,二十四日武后正式让位。睿宗旦为相王。唐室王公子孙都被蒙赦回朝,恢复原来爵位。”而在之后,随着唐朝光复仪式的举行,一切被刻着武后印记的符号都被彻底覆盖,所有旗帜、徽章、官衔、官衙名称,都恢复高宗初年的原样,而武后改名为“北都”的故乡山西并州被取消,命名为“神都”的洛阳恢复为东都旧名,武后的祖庙被剥夺“太庙”的名称,武后祖先的爵位也被剥夺了,甚至王皇后与萧淑妃的后人也废去了武后给与的恶姓“蟒”与“枭”,恢复本姓。

以武后退位、中宗登基结束的政变,终于将武后有关的一切全都废弃,中宗神龙元年十一月,当八十二岁的武后在富贵豪华的软禁中死去的时候,她亲手缔造的权力王国终于灰飞烟灭,这样的覆灭让她从女皇变成了“妇人”,实际上是对于一个女人身份的恢复,在死之前,她的身边没有自己的情郎,没有女儿太平公主,唯一的儿子却成为替代自己权力的一个工具,实际上在她生命的最后时刻,作为一个女人的武后是孤独的,或者说,只有在走下自己建造的神坛的时候,她才看见了作为一个女人的软弱和无力,是她把男人踩在脚下,是她用自己的恶毒和无情制造新的权力,但是当权力崩溃覆灭,她也成为权力王国的一个奴隶。在软禁中,她看见了另外男人的统治,对于唐室来说,或者是一种秩序的恢复,而对于她来说,则是最后对于女性身份的恢复。那封遗言里她把自己叫做“皇后”,希望自己能在高宗的身边,成为一个丈夫的贤妻,甚至在这份针对身后祭祀的遗言里,她恕了王皇后、萧淑妃、褚遂良、韩瑗,以及王皇后的舅父柳奭,“这样,她往阴间去的路上不至于太不顺利,不至于太难为情。”

查看更多...

Tags: 武则天正传 林语堂 武则天

分类:传说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68

寒夜

编号:C28·1930206·0028
作者:巴金
出版:人民文学出版社
版本:1983年4月第一版
定价:4.45元
页数:282页

正如书名一样,小说是巴金为数不多的一部悲剧作品,创作于1946年,无政府主义者巴金的政治生活处于矛盾之中,目睹抗战时的小市民生活艰辛以自身感受而成。汪文定作为知识分子的典型在大社会与小家庭、大战争与小生活之间无助、绝望,读来悲戚之绝,是巴金创作中对小人物刻画的一部上乘之作。

Tags: 寒夜 巴金 小说

分类:传说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81

保卫延安

编号:C29·1930118·0027
作者:杜鹏程
出版:人民文学出版社
版本:1956年1月第一版
定价:7.05元
页数:525页

“延安”这一词汇除了地理意义外,更蕴藏了其深厚的政治意义,“保卫延安”意即对政治权威的无限忠诚。杜鹏程的得力之作的最大贡献在于描写战争时的以小见大手法,以延安为辐射,沙家店、九里堡等中心战役的细微描写达到了政治与文字的高度统一。小说第一句: “一九四七年三月初,吕梁山还是冰天雪地。”

Tags: 保卫延安 杜鹏程 小说 延安

分类:传说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65

苏东坡传

编号:Z21·1930115·0026
作者:林语堂
出版:海南出版社
版本:1992年6月第一版
定价:7.50元
页数:281页

对于苏东坡这样一个中国文学史上的大文豪,林语堂并不单纯为一个宋代学者立传,而他更多的是褒扬苏轼旷达幽默、超脱政治的独特个性。“苏东坡比中国其他的诗人更具有多方面天才的丰富感、变化感和幽默感,智能优异,心灵却像无家的小孩。“当然,林语堂与苏东坡相比,并不缺少人生的坎坷,但显然缺乏苏东坡的那份超脱,那份在高压下的乐观精神。

Tags: 苏东坡传 林语堂 苏东坡 传记

分类:史传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