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比较思想论

编号:W13·1950429·0120 
作者:(日)中村元
出版:浙江人民出版社
版本:1987年10月出版
定价:22.75元
页数:337页

中村元比较哲学的研究重点是在东西方不同的文化圈中的文化类型,以希腊思想为标志的欧洲文化是不断进行自我反省的文化,而东方文化中表现出的整体性和道德化,使之具有极大的保守性。本书的目的是建立东西方文化之间的对话,以促进双方的交流与整合。

Tags: 比较思想 中日文化 中村元

分类:文化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30

中国历史大辞典·辽夏金元史

编号:Z91·1950425·0119
作者:
出版:上海辞书出版社
版本:1986年6月第一版
定价:3.00元
页数:566页

本卷为《中国历史大辞典》断代史分卷之一,所收词条共5043条,只限于辽夏金元范围内,包括国号、年号、帝号、王号、行政建置、官制、军制、法制、社会经济制度、人物、事件、史迹、文化典籍、宗教及其他。

Tags: 历史大辞典 工具书 历史

分类:史传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60

哲学通信

编号:B52·1950425·0118
作者:(法)伏尔泰
出版:上海人民出版社
版本:1961年1月第一版
定价:1.50元
页数:342页

伏尔泰(1694--1778),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思想家,曾提出反对宗教的“踩死败类”的口号,他是一个十足的自由主义者,对封建制的法国社会提出了尖锐的批评而数次被投入巴士底狱和流放。《哲学通信》是伏尔泰被逐至英国之后对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后的社会进行研究而提出的改革主张,原名为《英国通信》,该书被称为“人类知识的相对论”,伏尔泰在书中提出了宗教改革,国体改革以及思想解放。

Tags: 哲学通信 伏尔泰

分类:哲辩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04

天才

编号:C54·1950425·0117
作者:(美)德莱塞 
出版:上海译文出版社
版本:1994年5月第一版
定价:赠送
页数:856页

《天才》被舆论拒绝与抨击更多是政治目的,而非道德目的,这一反讽式的称呼正是基于德莱塞这一代艺术家在政治上受到的不公与偏见以激起的抱怨与发泄。德莱塞有一种自诩的快感,但却是失败的,主人公尤金在美好抱复下投入创作。但最后成为堕落与受迫害的“御用工具”。《天才》是另类的谴责小说,它与政治舆论的力量相比,只是一点微弱小光。在静处燃烧,最后归于沉寂。 


《天才》:每个人内心隐藏着美丽的幻影 

假如他的意识中可以说是有位上帝的的话,他也渐渐变成一种双重性格的人物或是善与恶的混合物——是最理想、最清高的“善”,同时又是最离奇、最卑贱的“恶”。他的上帝(至少有一个时期)是一个狂暴而恐怖的上帝,同时,又是一个恬静、完善的神明。
       ——《第三部 反抗》

混合着善与恶,混合着上帝与魔鬼,对于尤金来说,最理想、最清高的善是不是对美的极致追求,而最离奇、最卑贱的恶是对道德的背叛?肉体带来的青春力量也一定会带来迷失,带来病痛,带来邪恶,而当这种被追逐的美以欲望的方式展现的时候,对于尤金来说,只能以婚姻的背叛为代价。而当最后这种混合着狂暴、恐怖的上帝和恬静、完善的神明出现在尤金矛盾的的人生世界时,尤金反而以一种悔悟的方式重新回到了美的范畴和道德高地,这是救赎,广义的宗教救赎,形而上学的灵魂救赎,也是自我世界里那个美丽幻影的救赎。

却开始于一种死亡的悲悯。当安琪拉痛苦地挣扎在生产的病床上的时候,尤金似乎看见了人生的恶,“哦,天啊,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人生!”那并不漫长、却经历坎坷的人生在他面前,最后变成了死亡,变成了开刀,变成了失去知觉,变成了疼痛,变成了“她能活下去”的疑问,对于尤金来说,似乎一切都处在崩溃的边缘,所以他在回答大夫的时候,说出的那句话是:“尽一切可能的方法救她的性命。我没有别的希望。”让安琪拉活下去,远离死亡,对于尤金来说,仿佛是生活的一种完整状态,因为孩子就要出生了,自己就要成为父亲,而如果一个人的生是伴随着另一个人的死,如果生命的意义是建立在不可避免的死亡之上,那么那么美,那么道德,那么艺术,还有什么作用?这种对安琪拉面临死亡的悲悯恰是对自己所犯错误的悲悯,”由于他的欺骗,他的不可靠,他的游移不定的性情,她才落到这步田地的。“这是死亡之因,尤金内心受到的是自我的谴责,但是这样的谴责依然以安琪拉生命的终结作为背景的,当他说出“我真对不住你”这句话,当他发誓“我会照护她的”,他其实完成了一种从恶到善的救赎,完成了自我的命名,完成了人生的界定——给刚出生的孩子取名叫“安琪拉”就是让死去的妻子以另一种方式复活,以另一种方式回到自己的世界里。死亡是为了重生,重生是为了告别罪恶,在尤金的救赎里,这是一种轮回。

似乎一切都向着善的方向前进,甚至在艺术道路上,尤金也凭着自己的创造力,在矛盾的幻想中创作了一张充满鲜明有力生活的画,一万八千块的价格刷新了他从事绘画创作以来的最高价,也预示着生活的回归,而在尤金的心里,似乎这样一种对于美的追求始终没有泯灭过,而当和苏珊暂时分开一年的等待变成了分开五年后的相遇,那种欲望,那种青春,那种至死相守的疯狂都变成了留在心里的一道美丽幻影。纽约第五大街,是重逢,却是陌生的重逢,“他竟然不认识我了,再不然他现在痛恨我了。哦!五年就变成了这样!”苏珊的世界里,尤金仿佛已经走远,而在尤金的内心,却有着一种报复的想法:“虽然我不能确定,嗯,即使是她,也去他妈的!我要使她得到她应得的创伤。”匆匆相遇,却又各奔东西,于苏珊来说,是一种隐隐的忏悔,而对于尤金来说,却是“决不让她知道我还喜欢她”的放弃,其实,在两个人形同陌路的相遇中,内心都依存着那一种既渴望又藐视的“美丽幻影”,像过去的影子,像未来的梦境,却始终不敢走近现实。

查看更多...

Tags: 天才 美国文学 小说 德莱塞

分类:传说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57

一个迷途的女人

编号:C55·1950422·0116
作者:(美)威拉·凯瑟
出版:漓江出版社
版本:1986年8月第一版
定价:5.00元
页数:403页

一曲“拓荒时代”的挽歌,女性作家所着墨的女主人公,是一种虚华世界的悲剧,妩媚的福瑞斯特的善于钻营是自己对时代的一记响亮耳光,象征着威拉·凯瑟的强烈征服欲,力图掌握自己环境,掌握创造的人物,以使自己不成为“迷途的女人”。另收有短篇小说《一个雕塑家的葬礼》、《街坊罗西基》等6部。

Tags: 一个迷途的女人 美国文学 小说

分类:传说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54

圣人与武士

编号:W12·1950421·0115
作者:李甦平
出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版本:1992年7月第一版
定价:3.00元
页数:266页

作为以儒家思想为国民性格主导的中国和日本,在现代化道路上走的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同事朱子学,为什么在中国成为集理学之大成的唯理主义,而在日本却嬗变为日本近代社会经验主义的滥觞?同为阴阳学,为什么在中国成为维护大明王朝的救药,而在日本却演变为幕府志士倒幕维新的理论指导?”对于儒家传统思想,日本是创新的一派,而中国的国民性中却只有因袭,从而导致现代化的不同。李甦平以“比较哲学”的方法对中日文化中的“忠、理、气、知行、性、人以及现代化的模式进行比较研究,从而得出了“圣人与武士”两种不同的精神形象。

Tags: 圣人与武士 中日文化

分类:文化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35

朋友心中的徐志摩

编号:E98·1950421·0114
作者:张放 陈红 编
出版:百花文艺出版社
版本:1992年7月第一版
定价:5.10元
页数:346页

这是一个忧郁、可亲、才华横溢的诗人,却不能握住自己的命运,在天灾人祸面前无能为力。徐志摩,除了诗歌留存外,便在那些朋友心中存在,对徐志摩的任何回忆都可能只是片断式的概括,一个完整的人是无法还原的,但只有那些写出真正感情的诗才永远是他的。内收纪念徐志摩文章46篇,其中包括胡适、周作人、郁达夫、粮食秋、沈从文等人的文章。

Tags: 徐志摩 朋友 散文

分类:散文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77

爱与意志

编号:B86·1950421·0113
作者:(美)罗洛·梅
出版: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版本:1987年8月第一版
定价:1.95元
页数:415页

罗洛·梅,美国的存在主义与人本主义心理学家,作为存在主义着,他对20世纪人类的价值危机以及爱的全面异化进行了忧患式的解剖,但他又以人道主义的观点发出拯救爱与意志的呼唤,并着重提供了拯救沦丧的爱与意志的技术方法:“去寻找爱与意志地根源”。本书共分三部分:《爱》、《意志》、《 爱与意志》。

Tags: 爱与意志 罗络 心理学

分类:哲辩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98

历代官制、兵制、科举制表释

编号:H74·1950418·0112
作者:余华
出版:江苏古籍出版社
版本:1987年4月第一版
定价:4.00元
页数:289页

由于封建社会各朝代的更迭,其官制、兵制、科举制的变化正是解读各朝代对政权、文化、边境御敌的不同手段。从体例上说,本书更接近工具书。第一卷简述了从先秦至清代的官制,第二卷表释各朝代的官制、兵制、科举制,第三卷则对制度的专用名词进行简释。

Tags: 官制 兵制 科举制 历史

分类:综合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58

意识流文学手法研究

编号:H11·1950411·0111
作者:(美)梅·弗里德曼
出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版本:1987年4月第一版
定价:5.00元
页数:289页

意识流手法不仅仅是文学的一种技巧,由于弗洛伊德、荣格等人的贡献,使意识流成为心理学中无意识状态的一种隐喻。梅·弗里德曼在本书中探讨了意识流与文学直接相关、与心理学和音乐间接相关的某些方面,特别是重点介绍了爱德华·迪亚尔冈、瓦勒里·拉尔博、多萝西·理查森、维吉尼亚·伍尔夫、詹姆斯·乔伊斯等作家的意识流小说。 
《意识流文学手法研究》:小说永久获得了诗性

我的四周就是生活:时间、地点,四月傍晚,巴黎城中;清澈的夜晚:夕阳西下,恼人的喧哗,白色的房屋,树叶的黑影;傍晚更加柔和,成为某一个人、走自己的路产生的异样欢乐。
       ——爱德华·迪雅尔丹《月桂树被砍》

傍晚而夜晚,夕阳而黑影,巴黎而房屋,时间断裂在词语和词语之间,地点隐没在句子和句子之中,“而”不是衔接,它只是一种跳跃而无处寻访的动作,但是当时间和空间被投射出来之后,那一个“成为某一个人”的我就成为唯一的观察者和体验者,是我进入到了时间里,还是超越在时间之外?是某一个人在被点出的地点中,还是游离在空间之外?“我的四周是生活”统摄了一切,是把时间和地点都纳入到了意识里。

《月桂树被砍》第一段,却不是第一句,在“我的四周是生活”之前是另一句话:“而现在,时间地点均已清楚:是今天,是此地,是此刻,叮咚敲打的钟声便是记录。”在“某一个人”的我还没有出现之前,就已经让时间和地点清晰地展现出来,而且就在此地此刻,就在现在——那个清除地表明了时间地点的人是不是我?那个记录了钟声的人是不是某一个人?当爱德华·迪雅尔丹写下这句话的时候,在没有出现“我”的情况下,依然在句子后面站立着一个统摄者。正因为如此,梅·弗里德曼把这一段看作是“内心独白的一种宣言”,而在意识流文学发展史上,也给予了迪雅尔丹极高的评价:“在迪雅尔丹之后,现代小说中使用的几乎所有的技巧,其萌芽都可见于《月桂树被砍》”,他把维吉尼亚·吴尔夫作品中的回忆和幻想的独白,把多罗西·理查森作品中感官印象的段落,把普鲁斯特小说中的叙述者与乔伊斯自传式的主人公所执行的自我认识的格式,把《尤利西斯》诸插曲的内在节奏的变化等都看成是在迪雅尔丹意识流写作技巧上的延续。

第一段,第一句,成为“宣言”,无疑是一种开创,从《鬼魂》卷首插图的那句话“唯有灵魂长存”,到《月桂树被砍》某一个人在此地此刻的独白,迪雅尔丹的开创精神就是终结了传统小说的写作技法,弗里德曼认为,他是法国小说史上“卢梭-狄德罗-斯丹达尔-福楼拜谱系的最后一级”,开创就是终极,当迪雅尔丹站在“我的四周就是生活”那个句子前,当他喊出内心独白的宣言,他就是用普林斯的白日梦寻找到了意识的那条河,在他看来,内心独白“表达了最隐秘的思想,即最接近无意识的东西”,一个年轻的花花公子,生活中的六小时,活在句子里的不是环境,而是意识,是抵达内心最隐秘部分的意识,甚至是无意识。

一个年青的花花公子生活中的六小时当然为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制造了一个早期范本,“从这种意义上讲,它显然预示着那部现代小说,是乔伊斯在1887年的缩影。”甚至在乔伊斯的发现和强烈呼吁中,迪雅尔丹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复出,被隐没而复出,在意识流文学的历史中,这一过程像是对于“唯有灵魂长存”的注解,更是在“我的四周就是生活”的内心独白中统摄了时间,但是当“是今天”是此地,是此刻”只写在《月桂树被砍》里,那种超越了时间的意识其实只是文本的一部分,所以站在没有“走自己的路产生的异样欢乐”的现在,弗里德曼显然是心生遗憾的,当威廉斯和季洛杜的两本新书问世后,法国小说家渐渐开始抛弃意识流;当拉尔博在1924年以后不再运用这一手法;当1937年的安德烈·莫洛亚发表了《阅读思想的机器》,使内心独白成为偶然的形式;当莫里亚克说:“一部自称是全部以生活为原型进行创作的小说实际上只是由一些省略号构成的。”而把乔伊斯的内心独白看成是不自然、专断的技巧;当莫里斯·布朗肖在“内心独白”一篇文章中对意识流有赖于存在的艺术的艺术前提表示怀疑,意识流似乎已经走到了它的末路,“可以肯定,意识流标志着一种文学思想,它同乔伊斯、维吉尼亚·吴尔夫以及早期的福克纳一同消失了。”弗里德曼这样说,当文学思想随着技巧而消失,“人们无法再写出第一流的作品,这几乎已是不言而喻的了。”

也正因为此,弗里德曼需要让自己成为那一个“某个人”,成为“是今天,是此地,是此刻,叮咚敲打的钟声便是记录”中的那个记录者,时间组成了一段历史,历史推向了此时此刻的现在,仿佛是在文本里永生,就像詹姆斯在《心理学原理》中对于意识流的定义一样,““意识并不是片断的连接,而是流动的。用一条‘河’,或者是一股‘流水’的隐喻来表达它是最自然的了。”它是一条意识的河,思想的河,生活之河,也是时间之何。而在时间之河中,柏格森提出的“心理时间”,无疑契合着意识流的心理学基础,这个从数学家那里借用来的空间限定时间的概念,在柏格森那里就成为在现实内部的“时间与自由意志”,脱离了环境,脱离了物理时间,脱离了空间时间,它成为纯粹的时间,于是它是真实的,它是绵延的,“连续性而不是同时性,强度而不是量值,是彼此互相渗透的片刻而不是彼此分割的片刻。”

詹姆斯说:“意识流象一只鸟,似乎只是飞翔与栖息的更迭。语言的节奏表现了这一点,每一思想用句子表达,每句则以一句点结束。”柏格森重新定义了时间的绵延,而弗里德曼就是把他们看成是意识流在心理学上的准备,而在意识流文学这条时间之河里,还有弗洛伊德和荣格,他们最突出的贡献是研究了潜意识和无意识、个体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弗洛伊德的“梦的工作”,就是发现了“隐藏在一个象征性框架后面”的潜意识,从而摧毁了“意识指导下的思维”,“主观建立起来的检查制度”,在压缩、歪曲和移位中为现代小说的创作提供了指南。而荣格更比弗洛伊德广阔的观点找到了梦的象征意义和文明史的联系,“人们越来越清晰地看到一种能创造的意向,这种意向的创造使人们相信它并非真正如此,而是人们希望它如此。这些背离观实的思维内容自然只可能是有着无数记忆图象的过去。习惯的用语把这种思维称‘梦想’。”在弗洛伊德那里,梦是压抑的,而荣格把梦想变成了一种创造,他沟通了詹姆斯的河流和弗洛伊德的梦,并在集体无意识的发现中得出了“象征性的心智结构”,当艺术家自动成为“集体之人”,在集体无意识中成为“积极活动着的人类灵魂的承载者与建造者”,就是清晰地阐明了心理学与文学之间的关系,“就我们的理解所及,创作过程所依靠的是无意识地赋予原型以生命,是作品完成之前这一意象的发展与定型……”

在意识流文学发展的这条时间之河里,有詹姆斯对于“意识流”的命名,有柏格森发现的时间的绵延,有弗洛伊德的“梦的工作”,有荣格找到的“集体之人”,心理学、哲学为意识流文学创作提供了基础,而其实作为一种文学技巧,意识流并非是按照这样的基础产生的,每一条河其实都有发源地,都有源头,甚至在没有成为真正的意识流之前,它也有属于自己的涓涓细流。所以对于意识流小说来说,可以探寻的是在确定技巧之前,它是以何种方式流动的。弗里德曼在阐述意识流的时候,把它与内心独白、感觉印象甚至内心分析区别开来。内心分析是把对人物的印象汇总在作者的叙述内,它在本质上是理性的,所以它距离意识流最远。而感官印象,是叙述者再现一种纯属个人性质的印象,“为了接近感觉,语言必须依靠从未有过的词形和用法表达出来。这正好是多数好诗的作法。”当然,它和叙述者的主观感受有着必然的联系,而且它几乎就是片段的;而内心独白是在“产生思想或印象的过程中、并且从头至尾都处于活跃状态的心灵的直接引述”,它可能涉及全部的意识领域,也可能涉及意识的部分,所以内心独白组成了意识流里的意识,弗里德曼就此对意识流小说下的定义是:“意识流小说应该被认为是一种主要挖掘广泛的意识领域、一般是一个或几个人物的全部意识领域的小说。”

从清醒状态到不清醒状态,从意识到无意识、潜意识,从个体无意识到集体无意识,当意识容纳所有而汇聚成河流的时候,它是流动的,是绵延的,是梦的工作,是“意识的胶片”,是音乐,是诗歌,就像拉康所说:“小说,必须尽量具有雕刻的可塑性,绘画的色彩,和音乐的有魔力的暗示——而音乐乃是艺术的艺术……”而在这条流动的河流里,许多作家都在其中成为“某一个人”,早期塞缪尔·理查逊在《克拉丽莎》中的“即景”式描述和思考,布朗宁在《指环和书》中的的内省插曲,梅瑞狄斯在《利己主义者》中的心理活动描写,乔治·莫尔在《麦克·弗莱彻》中象征主义的手法,以及亨利·詹姆斯、斯泰因、卢梭、司汤达、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写作探索,都为意识流小说的成熟奠定了不可或缺的历史背景。而弗里德曼重点介绍了劳伦斯·斯特恩,正是他在《项狄传》里打破传统小说的写作手法,使得他成为“或许是植根于这一传统的第一位英语作家”,项狄是作为小说观察者的小说家,他是作品中被置入的“永久的人物”,他建立起了意识中心的视角,“悬浮在空中”,而在叙述中,当所有事件“孤立在短暂的时间内”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暗示了柏格森的心理时间理论,“这样就产生了一种艺术上的延宕,典型地代表了某一时间的终结和另一时间的建立。”

前行者探索之后,无数的“某一个人”终于可以汇聚成“四周就是生活”的创作状态,爱德华·迪雅尔丹和瓦勒里·拉尔博的内心独白,实际上真正开始了意识流小说的独立创作,当迪雅尔丹喊出:“是今天,是此地,是此刻,叮咚敲打的钟声便是记录。”当拉尔博在《情人,幸福的情人》写下:“——噢,贝拉!祝贺你;这没什么价值。不,这是两座村庄,贝拉和缪罗,隐没在群山之中;这个小小的火车站是与外界联系的唯一方式;什么样的国家——当一个新的危机使他重新对他恶劣的行为感到羞耻和自责的时候。”他们展示了比环境更为广阔的内心世界;而在英国,多萝西·理查森远离逻辑与句法束缚的实践,使他“隐入意识更远的领域时所表现出的奇怪的过渡状态作了探索”,而维吉尼亚·吴尔夫“为了语言而雕琢语言”的写作,心理活动和场景的合一,也开拓了意识流的技巧:“维吉尼亚·吴尔夫的奇特之处,就在于她能够把通常只不过是一种情绪、一种联想或是一种抒情语句扩展到小说的深度和广度之中。”

弗里德曼把詹姆斯·乔伊斯看成是意识流手法全面发展的代表,乔伊斯在《青年艺术家的画像》中说过:“可以这么说,这位艺术家的品格最初是一声呐喊,一个节奏,或一种心绪。接着,便成为一段轻巧的叙述,最后它经过修炼超脱了自身,使自己非个性化。”这句话其实成为了他在意识流小说创作中的宣言,从《青年艺术家的肖像》到《尤利西斯》,再到《为芬尼根守灵》,乔伊斯就是在一声呐喊、一个节奏、一种心绪中对小说虚构进行了超脱,十八个小时内、768页的篇幅,其实根本不是在讲述故事,是用那一个“某一个人”在写意识的诗歌,它拒绝别人闯入,也拒绝自己脱离,十八个小时就是在内部的时间里建立起了小说王国,就像乔伊斯把《为芬尼根守灵》献给那些“患有理解的失眠症的理想读者”,在暗喻、歪曲、压缩的非理性道路上,在呐喊、节奏和心绪的非个性化思想中,那条河流独自流着。

尽管弗里德曼认为,“《为芬尼根守灵》使意识流达到一种夸大了的精致程度,由于完全排除梦者内心之外的一切,意识流遭到了毁坏。”作为意识流小说全面发展的代表,乔伊斯穷尽了意识流的技巧,“乔伊斯的影子浓重地笼罩着二十年代倾心于运用意识流的所有年轻作家”,这或者并不是一件好事。在乔伊斯之后,还有多斯·帕索斯的《美国三部曲》,还有沃尔多·弗兰克,还有康拉德·艾肯,甚至还有“似乎是唯一能完全掌握意识流小说技巧的作家”的福克纳,但是在质疑、转向、遗忘中,意识流如一首被传唱过的诗歌,终于被冷遇,弗里德曼没有分析意识流小说没落的原因,在他看来,在意识流本身的河流里,在历史发展的时间之河里,意识流小说的最大意义是赋予了小说创作一种全新的生命,那就是诗歌的力量,“既然诗在意识流小说中业已根深蒂固,每个意识流小说的作家,从理论上讲,不应该只是一位小说家,还理应是一位诗人。”或者《月桂树被砍》的第一段就是一首诗歌,流动而无限,断裂而绵延,分化而合一,在“我的四周就是生活”的世界里,一定会有一个人在那里行走,并且“产生异样欢乐”,于是每一个小说家就像诗人一样,从现在,从此地此刻开始,永远听到了“叮咚敲打的钟声”:“由于小说永久地获得了诗的特性,小说终于有了一条生路。”

 

Tags: 意识流 文学 研究

分类:综合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