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我和上帝有个约

编号:C28·2070825·0750
作者:北村
出版:长江文艺出版社
版本:2006年6月第一版
定价:28.00元

页数:291页


本书故事以一个城市的凶杀案为背景,将这个城市的市长、教授、商人、记者、农民、凶手和各色男女拉到读者的面前,并抽丝剥茧般剥去他们的伪装,一寸一寸地逼近这些人爱恨情仇的心理成因:曾经的过错隐秘在心中,久而久之成为心理恐惧。进而影响到性格、命运、交往和身体的健康。为了拯救和自救,小说的主人公们采取了说出心中的真相,与社会、父母、情人和妻子达成了和解和原谅,从而摆脱了心中的不安、焦虑和恐惧,使生命从灰暗扭曲中矫正过来,呈现出和谐平安的健康状态。


悦·读:北村的背叛

查看更多...

Tags: 我和上帝有个约 北村 小说

分类:传说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08

兄弟(下)

编号:C28·2070825·0749
作者:余华
出版:上海文艺出版社
版本:2006年3月第一版
定价:27.00元

页数:475页


《兄弟》是余华最长的一部作品,《兄弟》分上、下两部,讲述了江南小镇两兄弟李光头和宋钢,重新组合成的家庭在文革劫难中的崩溃过程。这是两个时代相遇以后出生的小说,前一个是文革中的故事,那是一个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和命运惨烈的时代,相当于欧洲的中世纪;后一个是现在的故事,那是一个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更甚于今天的欧洲。一个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经历这样两个天壤之别的时代,一个中国人只需四十年就经历了。四百年间的动荡万变浓缩在了四十年之中,这是弥足珍贵的经历。连接这两个时代的纽带就是这兄弟两人,他们的生活在裂变中裂变,他们的悲喜在爆发中爆发,他们的命运和这两个时代一样地天翻地覆,最终他们必须恩怨交集地自食其果。
《兄弟》:窄门处的迷乱和荒诞 

李光头喊叫了三次以后,决定送林红去上海的大医院做处女膜修复术。当林红重新是个处女以后,他要和她真正做爱一次,而且要把这次做爱当成是二十年前发生的。 

处女膜修复术只是一个虚假且病态的存在,它是一道门,跨越二十年,从“不胖不瘦圆得卷起来的屁股”的处女到爱情走失到最后冰冷的铁轨,那扇门忽然砰的一声关住,欲望变成了象征的符号,悲剧变成了荒诞的演出,在爱与恨的纠结,生与死的痛苦中,走投无路和“引得永生”都是因为选错了方向,都是因为走入了迷乱。

“写作就是这样奇妙,从狭窄开始往往写出宽广,从宽广开始反而写出狭窄。这和人生一模一样,从一条宽广大路出发的人常常走投无路,从一条羊肠小道出发的人却能够走到遥远的天边。”那是一道窄门?那个声音出现在被压制和覆盖的“后记”里,先听到的是活着的余华的,“起初我的构思是一部十万字左右的小说,可是叙述统治了我的写作,篇幅超过了四十万字。”这是对“五年前”写作计划的一次整理,但是那“望不到尽头的小说”只是逃避先锋之后的茫然,没有河边的错误,没有哑巴,没有谋杀,一切都是那么具体而现实,照片一样的封面就是真实的影像,《兄弟》横在中间,是一个时代的全部写意符号,向上的目光总是越过书页的边界,那两个红鼻子的“兄弟”是不是面带微笑却无助无力?笑不是存在的理由,也不是活着的方式,就如李光头在二十年的等待中真正做爱了一次,也只是在虚假而病态的处女膜修复中寻找到了自身男性话语的表达,但仅仅是表达,不是20年前想入非非的屁股,也没有了20年前生死与共的兄弟。“兄弟-Brothers”是一道划在两个人、两个时代之间的分界线,不可逾越。

所以,向上与向下,兄与弟、生与死,男与女,以及先锋的余华和现实的余华,都在那一条分界线的两边,甚至是出版、阅读,都被隔离在那个“五年前”开始叙说的《后记》里。当活着的余华说完那句话,便传来从羊肠小道出发的耶稣的声音:“你们要走窄门。”门是宽的,路是大的,所以也是最后的永生。这永生不是李光头最后的命运,也不是卧轨自杀的宋钢的救赎,只是因为走错了之后的幡然悔悟。如果再次回到余华,再次从救赎的路出发,那么最后一定是会看见那些修复后的处女膜,随时出现却隐藏在最隐秘处、虚假且病态的那道门,“我想无论是写作还是人生,正确的出发都是走进窄门。不要被宽阔的大门所迷惑,那里面的路没有多长。”

迷惑是不是站在门外的人才能看见?是不是用四十年的时代跨度才能找到?四十万字,四十年,它们只是在不同的时间序列中相遇,上册下册,被人为划分为两种迷乱,“这是两个时代相遇以后出生的小说,前一个是文革中的故事,那是一个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和命运惨烈的时代,相当于欧洲的中世纪;后一个是现在的故事,那是一个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更甚于今天的欧洲。”“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和命运惨烈的时代”是社会秩序的颠覆和迷乱?而“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是人性的荒诞和可怕?247页和475页是两个时代的数字厚度,但是他们同样以具象的的照片、向上的目光和不能逾越到门外的茫然找寻着那个窄门,但是在这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迷乱和不同的厚度人生中,一样有着李光头、宋钢的兄弟情,一样有着饥饿、性欲、金钱的压抑和荒诞,一样有着五年前望不到头的叙说,所以当它们最后被叠放在一起的时候,同样在没有救赎中看见“引到灭亡”的现实。

兄弟,李光头和宋钢的兄弟情从来没有血缘关系,要在没有血缘的关系中,他们被维系在一起在同一个封面上,甚至用同一种目光,一定是隐含着某种超越伦理的交集。这交集是对于食物、性欲、金钱的迷狂,是对于三鲜面、林红、火车站的现实追求。李光头和宋钢,没有相同的母亲和父亲,却在同一个家庭里结下誓言一般的兄弟情谊,这情谊跨越血缘跨越家庭,在社会和时代的底层成为一种裂变的象征。李光头没有见过父亲,作为缺失父爱的孩子,他却继承了父亲对于性欲的某种变态膜拜,“李光头没有见过他的亲生父亲,在他出生的那一天,他的父亲臭气熏天地离开了人世。”因为在厕所偷看女人的屁股,父亲掉进粪池里淹死了,这是对于父亲变态性欲的惩罚,但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的复制行为并没有让李光头也“重蹈覆辙”,相反在十四岁时的偷看女人屁股,让李光头解决了两大人生难题:一是对食物的需求,二是对女性的需求。虽然偷看女人屁股被抓,而且还游街,但是李光头从这一次变太的经历中获得了一种稀缺资源,那就是对于全镇渴慕的林红屁股的唯一窥视,“他十四岁的时候就拿着林红的屁股跟人做起了生意,而且还知道讨价还。”这种对父辈命运的颠覆也是一种迷乱,这迷乱映射着那个时代对于欲望的压抑,而对于李光头的直接意义便是以三鲜面为代表的食物,这是对于处在饥饿时代的一种物质救赎,“李光头耳朵里还在嗡嗡响着的半年里,吃了五十六碗三鲜面,从十四岁吃到了十五岁,把面黄肌瘦的李光头吃成了红光满面的李光头。”而在那个时代,一碗面当然代表着对饥饿的反抗,李光头和宋钢拿到第一笔工资的时候就一起吃了一碗阳春面,而理光头当了福利厂厂长之后的第一个愿望是吃三鲜面,在落魄的时候,李光头吞着口水遗憾地说:“要是再有二角六分就好了,我就能吃两碗三鲜面了。”而当第一笔生意失败后,李光头对着那些“入股”的人说:“我以后有钱了,每天请你们吃一碗三鲜面。” 

“三鲜面情结”是一个本能压抑时代的写照,在李光头和宋钢组合的家庭里,他们的童年始终在对食物的渴求中,37颗白兔奶糖成为他们最甜蜜的回忆,宋钢的父亲、李光头的后爸宋凡平被批斗而关进仓库里被拷打的时候,李光头和宋钢也是用一碗黄酒、一碗煎虾作为对父亲最好的生活照顾。所以在普遍缺乏食物活在饥饿时代的他们来说,这实际上是对人性的一种尊重。而对于李光头来说,偷看女人屁股的道德沦丧不仅换来了食物,而且也成为他揭开自身欲望的一个起点,“李光头从此明码实价,一碗三鲜面交换林红屁股的秘密。”屁股的秘密对于全镇的男人来说,都是欲望的直白呈现,对于李光头更甚。从偷看母亲李兰和宋凡平在床上“干活”到发现家里的凳子可以“擦几下”,性欲的激活总是在一种懵懂状态下,李光头甚至不知道什么叫“性欲”,只是听说的一个名词:“你们不懂,我小属擦得硬邦邦的时候,不是发育,是性欲来啦。”而在他之后对林红的追求中,那些“求爱使者”也将求爱说成了“性交”,如此赤裸裸的表白其实是压抑的人性的一次变态命名,而对于林红的追求也从来没有摆脱性的迷乱。 

从十四岁厕所偷窥开始,林红在李光头的生活里就成为了一个意淫的对象,这是青春期少年的征服欲望,这也是一个缺少社会关怀的少年对自我的一次最底层的关照,一方面他赚取社会资本获得某种经济上的成功,从而开始追求林红,另一方面他则以兄弟的名义让林红喜欢的宋钢“让道”,而宋钢从一开始也遵照死去的母亲的遗愿主动退出这一场竞争,作为大李光头一岁的哥哥,宋钢“最后想到的是李兰临终前拉住他的手,要他好好照光头。”所以在痛苦的抉择中,宋钢“泪水涟涟,浸湿了枕头,这时他痛下决心,他一辈子会做出对不起李光头的事。”不仅退出,还主动作为“军师”,为李光头提供追求林红的决策。而在这种痛苦中,宋钢渐渐明白了所谓的爱情意义,林红只喜欢宋钢,而宋钢也喜欢林红,在兄弟情和爱情面前,宋钢最后听从了自己心底的呼唤,和林红好上了,并且最终结婚。 

查看更多...

Tags: 兄弟 余华 小说

分类:传说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30

兄弟(上)

编号:C28·2070825·0748
作者:余华
出版:上海文艺出版社
版本:2005年8月
定价:16.00元

页数:247页


《兄弟》是余华最长的一部作品,《兄弟》分上、下两部,讲述了江南小镇两兄弟李光头和宋钢,重新组合成的家庭在文革劫难中的崩溃过程。这是两个时代相遇以后出生的小说,前一个是文革中的故事,那是一个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和命运惨烈的时代,相当于欧洲的中世纪;后一个是现在的故事,那是一个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更甚于今天的欧洲。一个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经历这样两个天壤之别的时代,一个中国人只需四十年就经历了。四百年间的动荡万变浓缩在了四十年之中,这是弥足珍贵的经历。连接这两个时代的纽带就是这兄弟两人,他们的生活在裂变中裂变,他们的悲喜在爆发中爆发,他们的命运和这两个时代一样地天翻地覆,最终他们必须恩怨交集地自食其果。
《兄弟》:窄门处的迷乱和荒诞

李光头喊叫了三次以后,决定送林红去上海的大医院做处女膜修复术。当林红重新是个处女以后,他要和她真正做爱一次,而且要把这次做爱当成是二十年前发生的。 

处女膜修复术只是一个虚假且病态的存在,它是一道门,跨越二十年,从“不胖不瘦圆得卷起来的屁股”的处女到爱情走失到最后冰冷的铁轨,那扇门忽然砰的一声关住,欲望变成了象征的符号,悲剧变成了荒诞的演出,在爱与恨的纠结,生与死的痛苦中,走投无路和“引得永生”都是因为选错了方向,都是因为走入了迷乱。

“写作就是这样奇妙,从狭窄开始往往写出宽广,从宽广开始反而写出狭窄。这和人生一模一样,从一条宽广大路出发的人常常走投无路,从一条羊肠小道出发的人却能够走到遥远的天边。”那是一道窄门?那个声音出现在被压制和覆盖的“后记”里,先听到的是活着的余华的,“起初我的构思是一部十万字左右的小说,可是叙述统治了我的写作,篇幅超过了四十万字。”这是对“五年前”写作计划的一次整理,但是那“望不到尽头的小说”只是逃避先锋之后的茫然,没有河边的错误,没有哑巴,没有谋杀,一切都是那么具体而现实,照片一样的封面就是真实的影像,《兄弟》横在中间,是一个时代的全部写意符号,向上的目光总是越过书页的边界,那两个红鼻子的“兄弟”是不是面带微笑却无助无力?笑不是存在的理由,也不是活着的方式,就如李光头在二十年的等待中真正做爱了一次,也只是在虚假而病态的处女膜修复中寻找到了自身男性话语的表达,但仅仅是表达,不是20年前想入非非的屁股,也没有了20年前生死与共的兄弟。“兄弟-Brothers”是一道划在两个人、两个时代之间的分界线,不可逾越。

所以,向上与向下,兄与弟、生与死,男与女,以及先锋的余华和现实的余华,都在那一条分界线的两边,甚至是出版、阅读,都被隔离在那个“五年前”开始叙说的《后记》里。当活着的余华说完那句话,便传来从羊肠小道出发的耶稣的声音:“你们要走窄门。”门是宽的,路是大的,所以也是最后的永生。这永生不是李光头最后的命运,也不是卧轨自杀的宋钢的救赎,只是因为走错了之后的幡然悔悟。如果再次回到余华,再次从救赎的路出发,那么最后一定是会看见那些修复后的处女膜,随时出现却隐藏在最隐秘处、虚假且病态的那道门,“我想无论是写作还是人生,正确的出发都是走进窄门。不要被宽阔的大门所迷惑,那里面的路没有多长。”

迷惑是不是站在门外的人才能看见?是不是用四十年的时代跨度才能找到?四十万字,四十年,它们只是在不同的时间序列中相遇,上册下册,被人为划分为两种迷乱,“这是两个时代相遇以后出生的小说,前一个是文革中的故事,那是一个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和命运惨烈的时代,相当于欧洲的中世纪;后一个是现在的故事,那是一个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更甚于今天的欧洲。”“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和命运惨烈的时代”是社会秩序的颠覆和迷乱?而“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是人性的荒诞和可怕?247页和475页是两个时代的数字厚度,但是他们同样以具象的的照片、向上的目光和不能逾越到门外的茫然找寻着那个窄门,但是在这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迷乱和不同的厚度人生中,一样有着李光头、宋钢的兄弟情,一样有着饥饿、性欲、金钱的压抑和荒诞,一样有着五年前望不到头的叙说,所以当它们最后被叠放在一起的时候,同样在没有救赎中看见“引到灭亡”的现实。

兄弟,李光头和宋钢的兄弟情从来没有血缘关系,要在没有血缘的关系中,他们被维系在一起在同一个封面上,甚至用同一种目光,一定是隐含着某种超越伦理的交集。这交集是对于食物、性欲、金钱的迷狂,是对于三鲜面、林红、火车站的现实追求。李光头和宋钢,没有相同的母亲和父亲,却在同一个家庭里结下誓言一般的兄弟情谊,这情谊跨越血缘跨越家庭,在社会和时代的底层成为一种裂变的象征。李光头没有见过父亲,作为缺失父爱的孩子,他却继承了父亲对于性欲的某种变态膜拜,“李光头没有见过他的亲生父亲,在他出生的那一天,他的父亲臭气熏天地离开了人世。”因为在厕所偷看女人的屁股,父亲掉进粪池里淹死了,这是对于父亲变态性欲的惩罚,但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的复制行为并没有让李光头也“重蹈覆辙”,相反在十四岁时的偷看女人屁股,让李光头解决了两大人生难题:一是对食物的需求,二是对女性的需求。虽然偷看女人屁股被抓,而且还游街,但是李光头从这一次变太的经历中获得了一种稀缺资源,那就是对于全镇渴慕的林红屁股的唯一窥视,“他十四岁的时候就拿着林红的屁股跟人做起了生意,而且还知道讨价还。”这种对父辈命运的颠覆也是一种迷乱,这迷乱映射着那个时代对于欲望的压抑,而对于李光头的直接意义便是以三鲜面为代表的食物,这是对于处在饥饿时代的一种物质救赎,“李光头耳朵里还在嗡嗡响着的半年里,吃了五十六碗三鲜面,从十四岁吃到了十五岁,把面黄肌瘦的李光头吃成了红光满面的李光头。”而在那个时代,一碗面当然代表着对饥饿的反抗,李光头和宋钢拿到第一笔工资的时候就一起吃了一碗阳春面,而理光头当了福利厂厂长之后的第一个愿望是吃三鲜面,在落魄的时候,李光头吞着口水遗憾地说:“要是再有二角六分就好了,我就能吃两碗三鲜面了。”而当第一笔生意失败后,李光头对着那些“入股”的人说:“我以后有钱了,每天请你们吃一碗三鲜面。” 

“三鲜面情结”是一个本能压抑时代的写照,在李光头和宋钢组合的家庭里,他们的童年始终在对食物的渴求中,37颗白兔奶糖成为他们最甜蜜的回忆,宋钢的父亲、李光头的后爸宋凡平被批斗而关进仓库里被拷打的时候,李光头和宋钢也是用一碗黄酒、一碗煎虾作为对父亲最好的生活照顾。所以在普遍缺乏食物活在饥饿时代的他们来说,这实际上是对人性的一种尊重。而对于李光头来说,偷看女人屁股的道德沦丧不仅换来了食物,而且也成为他揭开自身欲望的一个起点,“李光头从此明码实价,一碗三鲜面交换林红屁股的秘密。”屁股的秘密对于全镇的男人来说,都是欲望的直白呈现,对于李光头更甚。从偷看母亲李兰和宋凡平在床上“干活”到发现家里的凳子可以“擦几下”,性欲的激活总是在一种懵懂状态下,李光头甚至不知道什么叫“性欲”,只是听说的一个名词:“你们不懂,我小属擦得硬邦邦的时候,不是发育,是性欲来啦。”而在他之后对林红的追求中,那些“求爱使者”也将求爱说成了“性交”,如此赤裸裸的表白其实是压抑的人性的一次变态命名,而对于林红的追求也从来没有摆脱性的迷乱。 

从十四岁厕所偷窥开始,林红在李光头的生活里就成为了一个意淫的对象,这是青春期少年的征服欲望,这也是一个缺少社会关怀的少年对自我的一次最底层的关照,一方面他赚取社会资本获得某种经济上的成功,从而开始追求林红,另一方面他则以兄弟的名义让林红喜欢的宋钢“让道”,而宋钢从一开始也遵照死去的母亲的遗愿主动退出这一场竞争,作为大李光头一岁的哥哥,宋钢“最后想到的是李兰临终前拉住他的手,要他好好照光头。”所以在痛苦的抉择中,宋钢“泪水涟涟,浸湿了枕头,这时他痛下决心,他一辈子会做出对不起李光头的事。”不仅退出,还主动作为“军师”,为李光头提供追求林红的决策。而在这种痛苦中,宋钢渐渐明白了所谓的爱情意义,林红只喜欢宋钢,而宋钢也喜欢林红,在兄弟情和爱情面前,宋钢最后听从了自己心底的呼唤,和林红好上了,并且最终结婚。 

查看更多...

Tags: 兄弟 余华 小说

分类:传说品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