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7 四年,只不过是“俄顷一刻”

出门,右转,穿越斑马线,坐上5:50分的最早一班9路公交车,在并不拥挤的道路上,世界已经慢慢醒来。当七月革命在焰火和金纸中建立“法兰西王朝”,当格子军团用精神塑造伟大传奇,“一唱雄鸡天下白”的故事已经留在身后,它用一个月的铺垫,一个夜晚的绽放,重新把记忆拉长,四年轮回的剧本必然终结,激情上演的狂欢终要落幕,世界转身依然朝向它现实的维度。

方向总是指向前方,晴朗总是天空的主题。而在高卢雄鸡登顶的那个夜晚,卢日尼基的天空大雨滂沱,从2008年的欧冠决赛,到2018年的世界杯决赛,大雨迎接冠军的诞生,大雨送别落寞的英雄,大雨是四年一次最酣畅的淋漓,即使流泪到天明,在“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的传奇故事里,悲情的另一个注解是奋起,失败的另一种可能叫再来,就像俄罗斯世界杯的主题曲一样,不管是亲历者还是见证者,不管是胜利者还是失意者,所有为激情而生的人,都在“放飞自我”,都是为了“Live It Up”。

晴天和雨天,现实和舞台,也并非隔开了两个世界,从一个城市的大街走向一个小区,从一个小区走进一幢楼,从一幢楼的入口打开一扇门,从一扇门的世界进入一个客厅,物理空间从大到小的轮换,其实是以逆向的方式打开更大的世界,沙发距离电视不到3米,而电视距离俄罗斯世界杯却是一个0——那种叫直播的演绎方式,是让你以相融的目光和脚步进入其中变成在场者,于是看见了卡西捧着大力神杯进场,看见了罗比·威廉姆斯和阿依达·嘉丽弗莉娜在歌声中演绎激情,看见了已经成为“地球人”的罗纳尔多走进开幕式——那个叫“俄罗斯方块”的游戏开启,世界从来不会拒绝热情,从来不会缺少经典,从来不会隔绝你我。

世界杯冠军谱系

30天的演出里,有C罗坚毅的眼神和挽起裤腿露出的“子弹肌”,有19岁的姆巴佩最高瞬时速达39.2公里的奔袭,有“天生要强”的梅西最后却在折翅的潘帕斯雄鹰中寂寞离开的背影,有克罗斯读秒阶段任意球的绝杀,有“流量小生”夸张表演而成尴尬网红的“内马尔滚”,有博格巴护腿板上印着“去世的父亲”的告慰,有33岁的莫德里奇透支着自己的体能的魔笛舞曲,无论是真英雄,还是伪英雄,在只有胜负的结局面前,英雄惜英雄无非是一曲挽歌,一个好汉三个帮才是通向巅峰的必由之路。

只是,“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德意志战车命丧卫冕魔咒,“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的阿根廷难以翻越喀山这座山峰,“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的斗牛士倒在了1146次传控的茫然中,“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的桑巴军团在红魔面前俯首称臣,传统豪门折戟沉沙,还有什么是永恒的存在,还有什么是不可颠覆的必然?或者英格兰的快乐足球,克罗地亚的战斗精神,法兰西的青春风暴,才是世界杯,乃至足球世界最核心的法则,才是永远向前永不枯竭的力量。

不是谁都能创造历史,而在俄罗斯1709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上,当1.5亿人的热情被彻底点燃,所有的目光都记住了那些用数字书写的记录,169粒进球,12个乌龙,29次点球判罚,6个决赛进球,你还有什么理由沉默,还有什么理由沉睡,还有什么理由沉寂?但是,当那个叫VAR的“裁判”出现,当比赛的进程一次一次被中断,当人类的耳朵被一次一次叫醒,“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技术世界是一种创新,还是一种退步,是在追求公正还是在扼杀精彩?203张黄牌,4张红牌创造的新低,是不是反而束缚了足球本该有的对抗?

其实,不管是人力还是技术,比赛重要的是在场,而当30天的世界杯上,在场是东道主创造逆袭神话,是非洲球队集体倒在16强外,是蓝武士创造历史,是欧洲球队包揽四强,而中国之队又在哪里?“除了国家队,中国其他的都去了世界杯”,这是一种讽刺,那脱去衣服露出的“白斩鸡”,这是一种讥笑,脱口秀主持人要国足解散,这是一种打脸,但是当我们把“维京战吼”的冰岛当成样本,把战斗中重生的克罗地亚看成偶像,自嘲和自黑之后蓦然发现那条通往光明未来的大道,仿佛不费吹飞之力就可以抵达,这何尝不是一种急功近利?何尝不是缺席?“找工作直接跟老板谈”、“你真的确定你知道吗”、“为什么要上马蜂窝”,也许和那些洗脑的广告一样,从来没有理性,从来不做思考,从来都是在娱乐的世界里发现真理。

真理是什么?C罗在33岁130天的时候创造了世界杯历史上最年长的帽子戏法,姆巴佩在19岁207天的时候书写了世界杯决赛中第二年轻进球球员的记录,这是足球超越年轻的证明;当决赛场上的“暴动小猫”乐队的成员被强行拖出赛场,这是世界杯对于政治的拒绝;当巴黎卢浮宫的《蒙娜丽莎》身披法国队最新的二星战袍,这是世界杯用艺术表达的喜悦……足球就是足球,进入的世界里没有嘈杂,没有喧嚣,没有阴谋,即使悲伤,即使丑陋,即使平淡,在距离三米的在场演绎里,一切必须回归到足球本身,一切都是见证者的见证。

“俄罗斯轮盘”游戏已经退出,已经封盘,在告别暴雨如注而醒来的早晨,晴朗的世界是全新的一天,而世界杯最漫长的等待即将开始,从俄罗斯之夏到卡塔尔之冬,四年,也只不过是“俄顷一刻”,但愿到那时归来仍是少年,但愿足球里还有我们可以寻找的青春。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2530]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