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7“瓣”部论语

20191007-0.png

用力用力,再用力
把一枚钉子订进身体并且
悬挂起来
到底需要多少时间
    ——7月6日#瓣部论语#

时间的钉子早就敲进去了,一点一点进去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痛的,最痛的却是一下子拔出来的时候——突然而至,不及一声呼叫,便成为尖利的肉体感觉,甚至还带着一点若明若暗的血,一点若分若离的肉。

是昨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到了一种未明的猝然:习惯性打开豆瓣广播,最后一条是友邻“嘘”写的新日记《语录》,而时间显示为10月5日23:47,。这是昨日之前的最后一条,按照惯例,零点之后的昨天,应该会有不同友邻的广播,或是标记想看、看过的书影音,或者是一些生活的感悟,或者是豆瓣的话题,但是什么都没有,而在顶部下拉的时候,底部显示的提示是:“动态功能正在升级”——当最新的广播在所谓的升级中无法显示,未能在时间上抵达零点的“语录”似乎变成了一句墓志铭。豆瓣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疑问对于我来说,仿佛也变成了一种悬置在那里的钉子,没有敲进去,却等待一把锤子的力度,痛似乎还没有完全经历。昨日之后的今天早上,再次打开,依然是没有最新的广播显示,却收到了一条私信,是邀请我加入一个小组:“过渡时期版聊”。从小组名字上可以看出,豆瓣正在经历一个可能漫长的“过渡期”。加入,才发现里面已经入驻了15000余用户,而且随着这种邀请模式的扩展,小组里的成员数量越来越庞大:从早上的15000人到中午的30000人,再到晚上的50000,几个小时就翻倍增长。这的确是一个现象级的数字,而打开小组的话题,几乎都围绕着这次豆瓣的“升级”,有人在询问是不是真的是功能升级,有人在感慨没有广播的缺失感,有人则在猜测豆瓣遭遇了大事。

其实从另外途径也大致得到了一些信息,敏感的话题似乎会让人变成沉默者,但是大多数用户只是想在这里寻找一处属于自己的世界。“当冥想的日子逝去,喧嚣的日子把我们唤去,且在此给他,留下些微的痕迹……”这是写在过渡期小组板块的一句告示,与其说是告示,不如说是感慨,当冥想不再,当喧嚣不再,留下的这些痕迹,是不是也会成为禁言而消失的证明?“非公开的小组”只是代替没有广播的豆瓣时间,但是在这个特殊时间,分明感受到了缺少豆瓣的那种悬置的感觉。有人忧伤地说:“有些话再不说我怕来不及了。”有人把这样的状态说成是“地震之后没有信号”的存在,如末日到来一般,整个废墟里只留着一些废弃的物品;有人则认为现在回到了10多年前的BBS时代;“航班116”说:“我的第一条还是18小时前的‘大家晚安’。”大家晚安却没有醒来,听不到广播,看不到动态,无法和友邻进行交流,“今天早上一觉醒来世界末日死寂无人”。

或许是夸大了自我的感受,但是当一夜之间整个豆瓣广播寂然无声,在没有任何通告的情况下,的确有一种被丢在黑暗中的迷惘感,而在另一个意义上,这也见证了豆瓣用户特有的黏性。与我而言,豆瓣也成为今年最为关注的一款社交软件,甚至超过了微信——当微信很少发朋友圈,当发现页都是灰色,我似乎更喜欢在全然陌生的世界里,在书影的标记世界里体验存在感。从2011年2月9日注册,相“瓣”八年的豆瓣对于我来说,早期更多只是一种旁观,但是去年年底豆瓣推出电影快速标记功能之后,我把这几年看的电影都标记了上去,也的确体验到了大数据背后的解读意义,而从今年开始,凡是看完一部电影,阅读完一本书,立即标记在豆瓣上,无论是月度记录还是年度数据,都会成为我阅读生活的一种注解。而其实,在豆瓣最大的感觉是,友邻虽然都不认识,但是会真心看你文章,好的点赞,不赞同便提出异议,和朋友圈不同的是,他们或许真的是在用心交流,真诚沟通。

豆瓣,这个得名于北京朝阳门外豆瓣胡同的社区,从十多年前起步,在其发展中,除了书影音评分之外,还拥有同城、小组、FM、时间等多个产品,环绕在书影音周围,共同形成了豆瓣世界里独一无二的生态系统,从平台搭建、内容产出,再到社区规范、利益谋生,豆瓣似乎也难以避免走上商业化之路,尽管如此,豆瓣依然是目前国内最为活跃的书影音交流平台,甚至被称为“文艺青年圣地”,2012年,豆瓣的日均PV为1.6亿,到了今天,这个数字依然达到了10亿。但是在这个曾经的“乌托邦”里,却也出现了越来越多异样的声音,甚至对于管理也提出了挑战——此次豆瓣“动态升级”或者也可以称为“被升级”,其背后的利益博弈或者已经触及到了某种痛点。

豆瓣广播不再更新,友邻寂然无声,小组成为私密板块,这是豆瓣今天遭遇的一次事故。于我来说,并不关心曾经出现过的吃瓜基地、鹅们栖息地,也不了解颇为敏感的瓜组、船组和八千,甚至在加入过渡组之后也是不发一言,只是当这一切发生,除了日常的习惯性动作被取消,真诚交流的体验被终止,内心的惶惑更在于如此一个社交平台,为什么会在猝然中遭遇“被升级”?甚至这会不会是一次走向死亡的预言?这个世界本来就不需要喧嚣,但是当沉寂猛然到来,失去的不仅仅是一块可以言说的领地,更是一种爱的权力——豆瓣有一个话题,就叫“你为什么喜欢豆瓣”,热门第一的回答是在列举了一串豆瓣不好的地方,最后的一句话是:“但是想到如果有一天这里可能消失,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悲伤的了。”

钉子钉进去,需要多少时间?身体悬挂起来,需要多少时间?再拔出来,又需要多少时间?“我爱豆瓣”,只想和书有关,和电影有关,和音乐有关,和真诚交流有关,和阅读自我有关,但是,说有时候是不能说,不说却是另一种说:

刀割破了纸
纸割破了喉咙
喉咙割破了声音
那天说了,应该把耳朵藏起来
    ——7月4日#瓣部论语#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2288]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