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8 山寨里的“战斗机”

        蔡明在春晚小品《北京欢迎你》中说:虽然我的人是水货,但心却是行货。水货是相对于行货而存在的,而除此之外,还存在着另外一种,我称之为“山货”——不是土特产的山货,而是通俗地称为“山寨机”的一类商品。
        很荣幸,我是无数用户之一,这个用途的实现是伴随2年的NOKIA电板坏了,而在过年之前跑遍手机店找不到称心的机子,在这样的背景下,山货手机只能是权宜地满足我通话的低级用途。
         除了制作粗糙,寿命短暂之外,说实话,之前我对山寨机还是存在一定误解的,至少我想象的山寨机功能十分简单,它不可能低廉地开发很多新功能。但是,等我开始使用后才发现,批量生产是它最基本的属性,而且不需要自主研发,取他人之长正是山寨机市场开发者的优良品德。
 
        当然另一个属性是仿冒。
        这只山寨机叫“三科78i”,SAMKUNG标识仿的是“SAMSUNG”,开机关机的动画是大手拉小手,仿的当然是NOKIA,而它则是“NOKLA”,很难分辨出。它的功能强大得令你吓一跳:是一款“双卡单待触摸屏GSM/GPRS数字移动电话”,功能包括:蓝牙立体声音乐播放;TXT电子书;VIP短信;200万像素双摄像头;超级QQ;IP拨号;通话双向录音;太阳能充电器……
         天哪,这手机竟然在易趣也有货,一口价625.00 元,真的让我大跌眼镜。
 
        “山寨现象”似乎已经演化成为08年的一个文化现象,而始作俑者是山寨手机,山寨机以前不叫山寨机,它叫五码机,黑手机,就是没有通过国家规定的检测标准,由无名厂商生产流向市场的手机。在一段时间里,以仿造名牌外国手机为主,简称手机中的A货,有做得一模一样能够以假乱真的,也有在品牌上稍做手脚,iphone流行就来hi-phone,nokia流行就来nolia的。
     而在去年的某个时候被一位不知名的大侠命名为山寨机之后,随着这个带着江湖气的典型粤语词汇,山寨机突然获得了不少主流人群的欢心。有人模仿《大腕》中的台词为山寨机编了这么一段话:

       “一定得选最好的硬件芯片,雇法国设计师,做就得做最高档的手机;平台直接用MTK,屏幕最小也得3.0的,什么智能呀、电视功能呀、双卡同时待机呀、能给他装的全给他装上:前面一个摄像头、后面一个摄像头,手机一开机,甭管有事儿没事儿都得跟您说:'咩事啊?'一口地道的广东普通话,倍儿有面子;手机里再建一读卡器,卡用索尼的,一个G就几十块;再装一特大电池,365天待机,就是一个字儿——爽,接个电话就得说它一个小时才行;周围的人不是金立就是CECT,您要是拿一外国机器。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您说这样的手机,一部得卖多少钱啊?——我觉得怎么着也得2000多块吧。2000块?你打劫啊?1000块起,您别嫌便宜,还必须打折,您得研究顾客的购物心理:买手机连1000块都不愿意掏的主,根本不怕你便宜;什么叫现代人士你知道吗?现代人士就是买东西就买最便宜的,不买最好的。所以,我们做手机的口号就是:不但要好!还最便宜!”

        从山寨机能看出许久不见的恶搞精神来,这一点精神让我很振奋。据说国产手机企业去年因为山寨机的原因大幅度亏损而恨得牙痒痒,可是想起当年镶在TCL手机上那闪闪的价值有限的宝石,我就觉得其实恶搞精神是国产手机与生俱来的精神,是上帝的礼物,差别只是在于恶搞的创意有没有找到艺术与品质的注脚!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1807]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