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03 禁止的眼睛

那里只有门洞,只有望远镜,只有后背开着的窗,在一个存在或不存在的现场,故事总是遮遮掩掩,人物总是若隐若现,流动的是时间,以及时间被遏制的气息,仿佛你就在危险的边缘,不敢大声呼吸,不敢说出话来,甚至不敢放心地记叙某一种情结。

被禁锢的电影世界,深藏不露,至少在一个公众的场合里是被动呈现的。或者仅仅是传说,仅仅是不被流出却充满诱惑的传说,到最后却变成了一个人的现场,那么多人,那么赤裸地在你面前表演,却是“禁止入内”的,至少在封面上真真实实写着的,所以你打开,你进入,没有经过同意,没有得到允许,进入其中也是不断地回头,深怕身后的窗户里长出一双眼睛。

玻璃如镜。其实在一个明亮的白昼,光线会从背后刺杀进来,毫无防备。这是现实的光线,穿过现实的玻璃,落在现实的场景里。当然可以回头,可以透过玻璃看到远处,远处的天,远处的树,以及远处的故事。随着目光,那些东西越来越远越来越没有界限,只有听到一声鸟叫落在地上,树叶落在地上,它也不告诉你,也不从窗户外飞进来。远去的视线和听得见的声音,所有的情景都是设置好的,什么是只可以看见,什么是必须听到,就像外面和里面,都是被禁止的世界,不开门的意义,就在于隔绝两个世界,仅仅是透过玻璃仅仅是透过镜子,看到甚至联想。

镜子里的雾气已经很真实了,只是用手擦一擦,会有一种毁灭证据的味道,而那个正在讲述的电影故事用艺术的手段击破真实的谎言,击破镜子里的那种虚幻。此时,标着“禁止进入”的门再度开启。这是一种引用,这句话写在打开电影观看电影甚至关闭电影的那个屏幕上,它时刻提醒你,一个人的白天是被允许做短暂的思考。

而且还有一个孩子在,他玩着游戏,声音会开得很大,搏杀和怒吼,游戏是不真实的,却是开放的,没有禁忌,或者说禁忌在另一种标准里。他也仿佛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人,不关心旁边的电影,不关心背后的光线,沉浸在其中,而且两个人就是这样坐在一起,忽略了很多存在的背景,就如那背后的玻璃和镜子,背后还是有树有天有鸟,有真实的现场,但是在一起的时候,互不干扰互不影响,被禁止的和不被禁止的,和平共处。

独立的世界,就是一个人的世界。而这种独立却总是不长久的存在,甚至是不安全的存在,这边会担心孩子会看到禁忌的东西,那边会担心游戏被随时终止,遮遮掩掩的故事发生在被设置好的内部,人物全部不在乎谁在看着他们,谁会按下停止放大和倒退的按钮;游戏也是被设置的,程序其实不允许被粗暴地关闭,而像随时都有可能伸出手跳出game over的字样。

但是何必去打扰,何必成为新的禁忌?孩子的游戏和深藏的电影,以及玻璃和镜子,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传说的两种版本,各自在各自的世界里听到看到以及想到,但仅仅是面前的存在,不和现实有任何纠结,然后会将自己独立出来,甚至剥离开来,关闭窗口关闭屏幕,或者最后关闭仪器关闭窗户,关闭心里有过的一丝兴奋和惊悸,关闭若干年前不示人的想法。

关闭之后,便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相信,都会给他一种他自己不愿承认的欢愉:他不时渴望得到我的肉体,但始终禁止自己去得到我。”这是寓言小说里的对话,像一个肉体,只是呈现了最生物意义上的结构,但是当禁止的门关上,得到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寓言,一个关于存在或者毁灭的寓言,一个游戏或者真实的寓言。

这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光线黯淡了许多,而且下雨了。雨滴斜落在玻璃上,那一面镜子开始变得模糊,而里面,人去楼空,一定是没有观者的禁区。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1454]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