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2 战斗“英”雄诞生记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第二十三个比赛日战报:
·克罗地亚2-1英格兰

90分钟,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外面世界的一片黑暗;120分钟,你问我看见了什么,我说我看见了东方微露的曙光——从0:1到1:1,再到2;1,时间从来不是以流逝的方式归于沉寂,在暗处,它涌动着激情,它迸发出力量,它制造着奇迹,它书写着历史——当那一声划破长空的哨声响起,在我看见的凌晨传奇剧本之外,却真真切切听到了窗外爆竹爆裂的声音。

一种喜事?一件丧事?这是一个在现实中入梦沉睡的时间,窗外的故事也像梦境一般岔开了可以猜想的两条路,而这歧义的存在,正好验证了生与死、胜与败,进军与退出两种命运的分野——切实发生,正在发生:英格兰在一球领先的情况下被逆转,他们止步决赛,无法复制1966年捧起大力神杯的传奇;克罗地亚用108分钟的进球实现绝杀,创历史地与法国会师决赛。一种沮丧和一种惊喜,一次失败和一次胜利,在同时发生的剧情里,在同时响起的爆竹声里,谁是谁的传奇见证者?谁是谁的噩梦制造者?

所有的时间都没有预设最后的命运,他们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站在卢日尼基体育场里,这是俄罗斯世界杯揭幕战的球场,也是最后的决赛地,始于莫斯科终于莫斯科,谁会骄傲地留下甚至笑到最后?谁会以背向的方式离开去往圣彼得堡?法国和比利时的“1:0”似乎已经书写了截然不同的命运,而在这一场比赛开始之前,一切只有悬念:是如克罗地亚的宣传片所言是“运气青睐勇敢者”,还是英格兰所书是“年轻的三狮盼创造历史”?是“英伦飓风”凯恩引领三狮军团前行,还是“魔笛”莫德里奇统帅格子军团破敌?是“草根英雄”马奎尔一剑封喉,还是“带刀后卫”洛夫伦出奇制胜?是皮克福德零封对手,还是苏巴希奇再续传奇?

剑拔弩张的故事里,或许还有闪现在他们脑海中的恩恩怨怨:2004年欧洲杯小组赛,英格兰在丢失一球的情况下连入三球,最后以4:2战胜克罗地亚;2008年欧洲杯预选赛,在“打平即可出线”的形势下,英格兰以2;3负于克罗地亚,无缘欧洲杯;2010年世界杯预选赛,英格兰5:1狂屠克罗地亚,次轮对阵乌克兰却“做”掉了克罗地亚,使得格子军团缺席了南非世界杯……恩怨或者属于过去,当开场哨声响起的时候,一切都归零,一切重新开始——只有零起点的空白才能书写新的故事,才能制造新的可能,才能完成新的使命。

开场仅仅284秒,特里皮尔打进国家队处子球,对于英格兰来说,这个类似贝克汉姆的圆月弯刀,让他们看见了提前现出的希望,当本届世界杯超历史记录的第12个进球诞生的时候,还有什么能阻止英格兰怀想胜利的那一刻?如果这是最后的比分,他们在赛前把玩具鸡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游戏就可能在三天后变成现实,他们重现52年前前辈创造的历史就只有最后一场比赛,他们实现“让足球回家”的愿望就会无限接近。可是,比赛永远不只有284秒时间,在284秒之外是那个从怀想拉回到现实的第68分钟,佩里希奇摆脱特里皮尔,距门7米处左脚伸到沃克头顶外脚背弹射入左下角,1:1;在284秒之外更是从现实推向地狱的第108分钟:曼朱基奇前插距门6米处左脚扫射入远角,2:1。

从领先到扳平,再到反超,跌宕的故事里永远有不可能之外的可能,有没有机会的机会,而当加时赛4分钟补时结束,当终场哨声响起,最后的角球被头顶出,无论是可能还是机会,真的变成了不可能,变成了没有机会,只不过这样的命运属于英格兰:拉什福德、林加德、阿里久久地瘫倒在场地上不愿起身,108分钟克罗地亚打进那个进球后下场的特里皮尔,带着受伤的大腿坐在替补席上,面如死灰的他再也不能像第一个圆月弯刀一样扭转乾坤,他眼睁睁看着十人的英格兰接受失败的命运。

有着一批天赋并不是很高但却愿意倾其所有的年轻人,有着一个形势不能再好的下半区,有着近20年来最好的舆论环境,有着运气女神的一再加持……这么多的优势,这本该是英格兰创造奇迹最好的机会。但事与愿违,英格兰最终与世界杯决赛擦肩而过;当整个英格兰为三狮军团的半决赛呐喊助阵,当英国电视收视率继戴安娜葬礼、皇室结婚、拳王阿里丛林之战之后再创新高,当媒体一致打出“让足球回家”的标语,一切的希望,一切的祈愿,一切的憧憬都变成了忧伤,仅仅一步之遥,他们便真正在“快乐足球”中缺憾了最后演出,他们便成为了克罗地亚疯狂庆祝的背景板。

这也夜晚属于克罗地亚战斗“英”雄

是的,这个夜晚属于克罗地亚,属于这个1991年独立的年轻国度,属于人口只有420万的东欧小国,赛后所有的克罗地亚球员拥抱在一起,庆祝最后的胜利,拉基蒂奇将全身装备都送给了现场球迷,只穿着内裤享受着快乐;那些穿着克罗地亚英雄们球衣的孩子们在场上奔跑……这不仅仅是一场比赛的胜利,他们创造了属于自己、属于世界杯历史:克罗地亚是世界杯史上首支连续3场打了加时赛均晋级的球队,是史上首支单届世界杯3场淘汰赛比分落后却不败的球队,是史上首支预选赛阶段踢了附加赛却能杀进决赛的球队,是1998年法国之后首支世界杯半决赛先失球却逆转晋级的球队,是1992年12月国际足联引进排名体系以来打进世界杯决赛排名最低的球队,是近60年来世界杯人后最少国家的决赛球队……

当曾经的“黄金一代”已物是人非,当“拉提琴的左脚”达沃·苏克坐在贵宾席上,当1998年的辉煌被人不断提及,克罗地亚却在莫斯科卢日基尼体育场创造了新的传奇,而这部传奇故事,却充满了硝烟,充满了悲悯。1995年5月13日,在一场已经本来无关争冠的南斯拉夫联赛中,当来自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红星与坐镇主场的萨格勒布迪纳摩交手,比赛很快演变成球迷斗殴,乃至严重的治安事件。次年,克罗地亚总统图季曼宣布独立,民族独立战争爆发,这件事被认为是克罗地亚足球,乃至克罗地亚诞生的开始。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克罗地亚足球就充满了悲怆的色调,在那场旷日四年多的战争的宏大叙事中,更是成为克罗地亚民族独立的注解。

克罗地亚足球的故事里,有着博班为国禁赛的无奈,也有莫德里奇流连于难民酒店、顶着枪林弹雨踢球的血泪,在克罗地亚,几乎每个30岁以上的球员都有属于自己的战争记忆。而当他们走出了战争的阴霾真正走向自己舞台的时候,他们才是真正的战斗民族,三场淘汰赛都面临0-1落后的局面,都实现了大逆转,都打满了120分钟,每一个球员都透支了体能,曼祖基奇拖着伤腿回防,佩里西奇咬着牙坚持,中场核心莫德里奇更是永不放弃,108分钟那个角球开出之前,他甚至靠在广告牌上做了短暂的休息——这批斗士身上永远有着不可磨灭的血性,永远闪耀着永不放弃的精神。

他们是第13支打进世界杯决赛的球队,他们是第10支打进决赛的欧洲球队,他们是不服输的战斗“英”雄——当三狮军团以离开的方式告别卢日基尼球场,留在莫斯科的格子军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们将在天赐良机中创造新的辉煌,在20年轮回的世界杯舞台上实现新人坐庄、新王加冕的终极梦想。

[本文百度未收录 总字数:3224]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