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5 影子帝国

这个世界所有的悲伤全汇集在那个影子上。我听到一声枪响。或者类似枪的声音。
                   ——罗贝托·波拉尼奥《荒野侦探》

从哪里开始,又从哪里结束?镜子上的影子,还是影子里的镜子?情节必定是扣人心悬的,在寂静无声的时候闪出来,装作没有人看见,大步地走向深得看不见底的那条路,只有未知的谜底在路上守候,而等灯光亮起,才发现那路的尽头只有一张空椅子,上面写着一个陌生的名字,读出来,却像是在呼唤自己的名字:亲切而可怖。

枪声其实远远没有打响,我只是听到,他们只是听到,全世界也只是听到,而转过一个弯,就只有“类似”枪的声音,就像听到有人呼唤自己陌生的名字。他们告诫说,不要回到犯罪的现场去,可是在那个转弯的路口,已经聚集了太多的人,像一个集会的广场,挥舞手臂高喊口号的广场,甚至也是一个屠杀和追捕的广场。而那影子已经不在了,连同那些悲伤,那些穷途末路的敌人,他们手上一定握着枪,枪一定会发出响声,响声之后一定会有人倒下,而倒下就意味着会汇集所有的悲伤。这是一个游戏,充满着斗智斗勇的诱惑,如果不回到犯罪现场,荒野里就只剩下虚构的恐怖,以及类似的枪声。

从“窃听风暴”开始,再进入“亡命天涯”部分。空椅子上其实没有标记,没有名字,甚至没有椅子——只有影子。它在日光下,在夜晚里,在灯烛中,甚至就在我没有看完的一本书里。都是文字都是符号都是代码,却不是智能的终端,是书页,而且就是曾经仔细阅读过的书页,在我的影子偶尔找到的地方被发现,这不是冒险,里面的故事已经讲完了,再次翻开只是像扣动“类似”的枪,看见“类似”的战争,以及一些“类似”的人。存在太久了,它们都已经逃逸了,在没有灯光的地方,变成了最后的线索——影子徒有虚名。

是的,你不能检阅事件的真实,你不能查看国家的秘密,你也无法获悉最后的结局,陌生的名字成为熟悉的名字,熟悉的情节变成现实的一部分,你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掺和着想象、追击、阅读和狂欢,你已经不在现场,他们也不在现场,只有时间保存着所有人的证据,保存着世界最终的走向。持续、高密度、集中式入侵,在革命者和反革命者,在安全和泄密,在你和非你的纠缠矛盾中,世界其实是一幕早就写好的戏,像小说一样,只有人物登场,你才能感觉到气息,才能听到枪声,才能释放悲伤。

而镜子立在那里,像一个活着的人,镜子的里面是另一面镜子,就像国家的旁边是另一个国家,权力的后面是另一种权力,它们相互映照又相互折射,它们相互牵制又相互利用,而当现场枪响的时候,镜子便纷纷扬扬破碎,一面镜子变成了无数的镜子,一个人变成了无数的人,一个国家,当然也变成了无数个国家。破碎实质是制造,是新的更多的复制,是无穷无尽地回到犯罪现场,是覆盖是淹没是看不见最初的那个真理。

所有可能的神话都是一个影子帝国,在黑暗的天空中你会看见有光亮闪过,但只是那么有限的出现,之后消失,天空看不见划过的弧线,天空也不会留下影子的轨迹。只有幻化在眼前的那些以为看见的东西在闪闪发光:就如一首诗,就如一首诗里的寂静:

可有一次我把镜子当做了一片影子
我看到窥视着镜子的一方和另一方
一个哑巴对着一张白纸说话
从他的手里,幻化出第三面镜子
镜子的正面是一连串闭着眼睛的骷髅
而它的反面是一场临时组成的寂静
——戈麦《镜子》

我不知道当镜子破碎成无数镜子的时候,那个影子连同影子前面的人会不会走向死亡?因为有枪,有悲伤的理由,有“类似”的声音,死亡或者会成为一种仪式,在一个没有鲜血只有影子的现场成为最后的仪式,抬头或者低头,高兴或者悲伤,在仪式上所有看见的东西都将成为影子的一部分,那把空椅子上只写着一段墓志铭:“而它的反面是一场临时组成的寂静”。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1763]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