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7 而蟑螂被淹死在水槽里

不是小说,便是生活的一个瞬间,或者新闻的某篇标题。关于水,关于雨,关于夏季,关于危险,以及关于深不可测的黑夜,实际上都不会和这样一个场景有关,有时候信手拈来,便成为挥之不去的情结。

一场雨,暴雨,淫雨,夏季里的平常表情,因为暴戾的缘故,变得狰狞。其实四周都是那些可怕的声音,都是密密麻麻的袭击,像子弹一样摧毁固有的节奏和秩序。倒是清新了很多,甚至有些陶醉于这样一种摧枯拉朽的力量。然而,在外面,在没有人经过的外面,滂沱大雨都是匆匆的表情,而最后剩下的一定是溅满水珠的天空。

似乎在每年的六月都会有这样的暴雨,只是不出门的时候,雨像下在别处,像下在小说里。只不过早已经放下了小说,放下了关于河马被淹死在水槽里的小说。喝着第三杯,说到了恐龙灭绝,以及池塘变干,马戏团的河马从火灾中逃离出来,最后的结局不是被烧死,而是被淹死。没有人看到,就成了油腔滑调和津津有味的新闻,成为一个事件,关于灾难的事件。标题其实是关于一个场景的虚构,“‘而河马被煮死在水槽里’其实应该叫‘而河马被活活煮死在水槽里’,‘活活’是一种状态,一种向死而生的悲剧感。”

小说是可以虚构情节的,当然也可以虚构标题,虚构也意味着可以省略,可以增添,可以旁若无人地宣布一起安全事故的悲剧意义。所以,“河马死在水槽里”是核心的叙事层,其他一切附在上面的副词、形容词都只是标题的修饰,进入别人视野必不可少的修饰。

连同这场雨。没有真实性,也没有悬念性,死去的那些动物不是因为一场火灾,也不是因为一场水灾,而是在书写、在播报的时候,将它们遗忘了,让它们随波逐流了,最后是随便做了个标题将一天的故事写成了一句话。一句话,只涉及眼下的这场雨,眼下这场持续时间久远的雨,眼下这场将人关在里面只好读着报纸看着小说的雨。

起身,出门,撑伞都是多余的,水流成河,带走泥土带走落叶带走许多小动物的生命,蚂蚁,蜗牛,蚯蚓,或者还有蝴蝶、蜻蜓、飞鸟,它们在一场自然灾害面前已经无法保住自己,突袭而来的危险会用一种流动的方式结束它们的生命。流动的水,流动的命,流动的新闻,所谓抗击,看上去是人类的救赎,但是它们照样死去照样像一只马戏团里的河马,活活地被播报成无人问津的事故。

一个人的失踪,一个人的失望,失足落水或者投河自尽,水总是以平静的方式容纳生命,而在激烈的雨中,谁还会撑一把花花雨伞看蚂蚁搬家看蜗牛爬树看蚯蚓松土?谁会看见蝴蝶、蜻蜓、飞鸟那些淋湿的翅膀再也抵达不了天空?压抑的天,黑暗的天,我只是在天之下看雨中有灯亮起,有些潮湿地照亮人间六月天。

是的,如果全部成为为所欲为的行动,“而河马被煮死在水槽里”完全可以写成“池塘里的鱼必须变成两栖动物”,或者“一只狮子为了块牛排弄死它兄弟”之类的标题和事件,这样人类在自然面的抗争就会全部取消,而变成了一种戏谑,变成了某个被暴雨围困的夜晚的呓语,像小说一样开头像小说一样结尾,也像小说一样被阅读、被评论、被虚构,而真实生活的场景里没有火灾,没有马戏团,没有河马,没有咖啡。

最后,当暴雨停歇,当喧闹趋于平静,值班完毕回到家,我在卫生间的水池里看见一只幼小的蟑螂,在奔跑在游戏,就像没有看见我一般,毫无惧怕。没有吃剩的食物,蟑螂为何在没有水的水池里,它难道不知道外面下过一场暴雨,下过一场淹死很多动物甚至人类的暴雨,当然它也不知道,雨已经停歇,夜晚很安静,甚至再也没有危险存在。所以我满面微笑地看着蟑螂,就像看着自己在夜晚可以对话的宠物,然后轻轻打开水龙头,干净的水从水龙头里喷涌而出,迅速注满水池,然后我打开放水的盖子,那水以逆时针的方式流向下水道,而那只幼小的蟑螂,也随着水流离开了水池离开了我的家离开了这个暴雨初歇的夜。

我把今天的经历缩写成以下标题:而一只蟑螂被淹死在水槽里。像另一部小说。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1656]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