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30 归去来兮

昏灭的灯,我竟然睡不着觉,这真是一个奇怪的感觉,直播出发时间是7点,这个时间对于以前“踏月色而来”的生活状态来说,不算早起,但整个夜晚我一直处在半睡眠状态,不是兴奋,不是劳累,很奇怪的感觉。

昨晚打电话给父母,说起今天的奠基仪式,父亲说今天村里也组织他们去参加活动,大约80来个人,也略微谈起了科创基地未来的规划和可能拆迁的时间,父亲说一切还未定,可能是一所学校。言语中父亲和我的心情不一样,他和村里很多人一样,是满怀着希望,对于我所依赖和心怀的土地,对他们来说可能是几十年来无法走出的苦恼,深山之中,开放一直缓慢,信息闭塞、交通不便是以前的写照,虽然几年来有了很大改善,但是对于世代以土地为生的他们来说,历史有些沉重。而面对改天换地的拆迁建设,变化的期望主宰着他们对未来的向往。

我倒变成了一个守旧者,那种对于土地的精神依赖,更像是一种矫情,所以我的失望在更大程度上是一个看似走出农村的孩子的恋母情结的爆发,其实无根已久,面对荒芜的土地,仅仅只是形式上的拥有,在心灵深处,我完全是一个没有家园的人,游走在不是城市的地方,在二元对立中自我救赎。

按照时间约定,7点多到达现场,忽然发现,笔记本电脑未带,又转回,再次前往。现场人员陆续到达,场地布置有序,工作人员忙碌着,我们准备好设备,接好线路,一场隆重的演出要开始了。

天有些阴冷,未见雨,我感觉是寒冬,吹着风的手有些僵硬。

现场看到了他们,父母,村人,作为群众代表一起整齐坐着,一脸笑容,没有如我一样感到寒冷。很多村里人我不认识,他们对我也有点陌生,说起来笑笑,似乎好久不回家了。父母则问起了小五的情况,我说还好。这次隆重的典礼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是头一遭,而且在政治层面上收获,还要和省市领导面对面。但是在他们心里,很单纯的会想到,建设这么大一个工程,会告别土地和农民的身份,会拥有经济补偿和新的家园,对他们来说,也许真的满足了。

祭奠仪式按照议程进行着,我端坐着直播棚里,很没有悬念地工作着,隆重在我之外,我只是认真地面向主席台,面向北方,面向生我养我的故乡。

奠基仪式一结束,我忽然哈欠连天,现场工作人员忙碌着,把两天来搭建起来的设备清理出场,人员散尽,我竟然没和父母及村里人打个招呼。是的,这里将开启一个新的建设时代,绘就的蓝图将一一实现,告别,不以个体的精神的依恋为由,万众归心,开山劈石。

下午,竟开出了久违的太阳,仿佛新的希望已经升腾,而我作为一个守旧者,必须叙说这样一件奇怪的遭遇:下午,我的脑袋后面竟然流出了鲜血,染红了头发,擦在洁白的纸上,肉体的一种劫难,却没有一丝痛苦,只是看上去有些恐怖,我想,也许是头上一颗不知名的小疮被我挖破了。

这个结尾有些无聊和恶心。只是记录,并无影射。一天过去了,农民的一生也会这样过去。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1173]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 1条留言
  • afan2009-11-30 23:06:40回复
  • 嘿嘿.这个结尾道出你内心的矛盾啊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