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13 “他者”方兴东

       这个深秋不太冷,只是有看不清的浓雾。
       这是今天的天气写照,温度最低9℃,最高17℃,没有太多的寒冷,只是大雾弥漫,高速封道,行车看不清前方,在这个雾锁的南方秋天,我遇到了方兴东
       对今天天气的描述,只是为第二次遇见方兴东作一个铺垫,我觉得,这不仅仅具备气候学意义,反倒更像是方兴东在博客网遭遇低势的心情写照。

        在今天参加杭州会议之前,魔派向我推荐了一个关于评述方兴东的博客,对于方兴东以及博客网目前的现状,我已从网上获得过一些资讯,我对这些信息基本上不做主观的价值判断,我只想在今天和他的互动中了解一些有关这位“中国博客教父”的现状。
        杭州,六通宾馆。一个藏在西湖边的准四星宾馆,幽静、小资,不露声色地占据西湖山色之美。这条陌生的路,这个陌生的宾馆,却在我们的轻易寻找中抵达。而在提早抵达的等待中,我很不小心地碰到了高大帅气、很不像南方人的方兴东。我起初以为是个陌生人,但后来我认出了他,去年也是在杭州,我也曾亲见,所以,对于这样一张在网上热传、在现实面见过的脸庞,我还是能够认出的。方兴东,略显疲惫,坐在我对面,不停地发送短信。
        这是我与方兴东最近的一个距离,而之后在培训课上,我与他的距离,和去年一样,隔了5、6排桌子。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以仰视的目光听完了他题为《网络传播特性与互联网发展趋势》的讲课,可惜,关于内容,几乎和去年的一模一样,还是那些诸如“长尾理论”、“我们即媒体”、“大教堂和大集市”的理论,甚至连数据还是2005年的,显然,方兴东对于此次“出场费”达6000元的培训讲座并没有特别重视,而我在稍后与他的对话中知道,方兴东的南方之行更像是他自己以及创业的博客网,在“互联网之冬”席卷而来时的一次逃离——绝不仅仅是地理上的逃离。

       2002年的夏天,正是在互联网的“寒冬”季节,方兴东开启了“博客中国”。在方兴东现在的记忆中,2002年是温热的,就像南方,当时他除了对“blog”发展具有强烈的信心外,强烈的表达欲被资本扼杀后的极度不满也是促使他投身博客的一个重要因素:那年的7月6日,方兴东正和微软酣战不休,他的两篇战斗檄文《向微软投降》和《微软为什么》却在微软的公关威力下,一个小时后令人惊奇地在几大门户网站陆续消失。资本的强大力量,让方兴东怒了:“当时,我想一定要做一个网站,为了自己的自由。” 博客中国正式开通当天,方兴东再发《博客宣言》,宣布第一代门户网站将要面临终结。
        然而六年过去了,方兴东的宣言终于没有全部变成现实,反而自己的创业面临一个寒冷的冬天,他说,与2000年那个寒冬相比,这个冬天会更长,“肯定比我想象的冷!”6年后的方兴东,显然没有了当初33岁时的那股闯劲,或者说,他正式承认自己曾经的计划是以失败而告终。在方兴东的博客上,他这样说道:“这几年我犯的错误只有过度乐观,没有过度悲观的。我不敢乐观,因为我曾经过冬天,有过经历就大致知道冬天有多么严酷,冬天是大致什么脾性。看看Nasdaq的跌势就知道了,而且很可能仅仅是一个开端。好了,都不敢多想,想了能不心跳。”
        在今天的讲课内容上,方兴东还是不时流露出对6年前的美好回忆,以及对现状的无奈,他说,从2002年开启博客网,前三年是成功的,带动了中国博客的兴盛,而后三年却在烧掉1000万风险投资之后逐步迈入低谷。他用“痛苦”来形容后三年的经历,我能从方兴东有些疲惫的目光中读到那种“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悲情。而与此相对,他把自己的这次阵痛看成是角色转换的开始——他将离开IT主流的北京中关村,而选择在南方杭州的滨江。

        方兴东是孤独的。我只能这么说,从他对2002年创业初期的无限缅怀,和对现实的无限迷茫,可以看出来。“那时是一个人的战争”,他说感觉很好,而“置身互联网十年,几乎把所有的时间献给了互联网,基本没有休假,也没有了锻炼。的确,我们推动的互联网极大地改变着社会,但也在不知不觉中吞噬了10年青春。”他像一个手持武器的堂吉珂德,孤独地向风车宣战,而最后的结局是:博客网决策的失误与错误定位,最后不得不进行所谓的“裁员”
        一个孤独的英雄是不能解决所有中国互联网的难题,不能完成全人类的救赎,甚至自己的救赎都只能用形而下的打斗来完成。方兴东把自己这几年的失败归结为自己角色定位的错误,在目前的互联网世界中,一个不重视网络娱乐和网络消费的创业者,注定是个边缘人,在中国2.5亿网民面前,个人的10年的互联网经历更像是一个记录和标本,却没有现场感。
 
        在讲课结束的互动提问环节上,我站起来,几乎用一种平视的目光完成和方兴东的对话:在互联网领域,学者创业的难点在哪里,或者换一个说法,你是学者出生,在互联网领域创业,这样的身份是不是一种约束?
        方兴东承认,他现在正在思考自己角色定位的问题,他说,创业和创作不一样,2002年之前,写了很多著作,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前沿做研究,而2002年之后,一切都改变了,他必须要面对很多不同的客户,对理论架构研究和对客户谈判是两种生活方式,而他更喜欢自我体验、个性化的创作。
        方兴东骨子里是个文人,是互联网创业的“他者”,这从他讲课时不很连贯的表达和略显沉闷的现场气氛中可以看出。也许只有在图书馆,或者在他的互联网实验室里,在他的博客里,他才能找到自己,“我只能带20个人的团队。”他说,而博客网在方兴东融资上市的豪迈计划下,超员严重,泡沫明显,而现在他不得不为此付出代价。
        这是互联网优胜劣汰的规律,方兴东透露下一步将把博客网主要力量转移到南方的杭州,这根本不是地理学上的迁徙,而是被中关村IT主流拒绝之后的无奈,方兴东对于此次南方计划的战略转换的解释是,南方有着像阿里巴巴那样优秀的互联网企业,有像马云这样的产业领军人物,而缺少互联网文化与思想,而他自己将从此脱离管理岗位,把全部精力放在高科技文化与思想的传播上,继续“摇旗呐喊”。
        方兴东又将成为一个博客理论的“布道者”?在互联网个人英雄主义过时的时代,我们是否还需要方兴东这样一个机会主义者,是否还需要用一个人的“埋头苦干”来唤醒互联网的春天?答案也许会在2005年方兴东自己的一篇文章中找到:
        “新经济、泡沫、烧钱、圈钱、免费、亏损等等,几个极其简单的词汇,就将成千上万年轻人的激情和心血,盖棺论定了。就剔除了丰富的内涵,把一场前所未有的新技术革命苍白地钉在了十字架上。既没有充分、客观地反映这场浪潮的积极和消极,也无法体现我们所付出的痛楚和狂喜。这些词汇也有它们的价值。如果说,一切都不过是一盒巧克力,那么它们只不过是外层包装的标签而已。而我们才是巧克力,所有的滋味都在我们的内心。谁知其中味,我们也这样问自己,其实自己也无法清晰明了。于是,一本书,一本书始终盘绕在脑海,却无法落到纸面。”

         在这个互联网的冬天到来之时,方兴东选择离开北京中关村,在热议中孤独南行,与其说是战略转移,不如是对这位出生在浙江的互联网“他者”一次南方温热的心理补偿。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3902]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 2条留言
  • polaris2008-11-14 15:47:49回复
  • 对博客的历史似乎不了解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