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2《圣弗朗西斯之花》:以神的名义走向谦卑

20200212.png

他们离开了圣母堂,他们开始了真正布道之路,他们把东西分给穷人,当站在岔路口的时候,圣弗朗西斯要求信徒们在原地转圈,直到感到头晕。大家在转了几圈之后纷纷因为头晕而倒地,只有最年长的吉瓦尼还在转圈,大家等待着他也倒在地上,终于,吉瓦尼说自己感到头晕目眩,当他最后倒在地上的时候,圣弗朗西斯才对大家说:“你们倒地朝向的那条路就是你们前往那里传道的那条路,因为这是上帝的旨意。”有人从右侧石碑那里转道过去,有人从左侧的小路过去,有人则趟过了河水朝那条大路过去,而圣弗朗西斯则转身走向刚来的那条路。

走上布道之路,是用原地转圈这种充满游戏意义的方式决定的,无论是转晕而倒地时刻,还是倒地时头指向的方向,其实都是随机的,偶然性并不是消解了布道的庄重性,而是在偶然、随机意义上,使得布道变成一种不需要选择的选择,或者每一个方向都需要有人布道,每一个城市都需要信仰的恩泽,就像最后倒地的吉瓦尼,他的头朝向树林,他说:“我朝向的是麻雀在树上跳跃的那条路。”选择麻雀的方向也是上帝的旨意,在鸟语花香中,似乎一切的圣灵都可以变成兄弟。

这或者就是圣弗朗西斯身上具有的一种品质,“圣弗朗西斯之花”的意义就是让爱成为一种普遍的信仰,在动物、植物和人的平等关系中映照出信仰的力量,在其中的一个小段中,在树林中向上帝祷告的弗朗西斯就听到了鸟鸣的声音,而那些鸟似乎也没有把他看成是有可能给自己造成威胁的人,于是它们鸣叫着爬上了他的肩头,而弗朗西斯也把鸟捉进自己的手里,然后对着它说话:“请给我一些安宁……”他把鸟叫做鸟兄弟,后来的吉那普罗也把猪叫做猪兄弟,似乎都在圣弗朗西斯之花的唯美故事里展开了信仰的力量。而关于弗朗西斯的一则故事是说,当圣弗朗西斯和同伴在旅途中看到树上有很多的鸟,于是他便说:“你们等我,我要去对我的鸟兄弟传教。”那些鸟似乎都没有飞离,圣弗朗西斯于是和他们说:“我的鸟兄弟,你们受助于天主太多了,所以你们一定要随时随地感谢上主。为了他给你们自由在天空飞翔,为了他给你们衣裳……你们不用耕种不用收割上主就喂了你们,给你们河流和泉水止渴,给你们山谷遮荫,给你们高树筑巢。你们虽不知道如何缝纫或编织,上主就帮你和你后代制好了衣服。因为主如此爱你们,他对你们满是恩惠,因此,永远要赞美天主。”

一种传说,被记录在圣弗朗西斯的传闻和民间故事里,而罗西里尼的这部电影就是根据这些传说故事演绎的,实际上,罗西里尼并不只是用影像的方式展现一个宗教人物,并不只是用电影记录一段宗教传闻,在好听的圣咏中,在鸟类清脆的鸣叫中,在大自然的风光里,在故事的趣味中,历史上的人物和故事或者只是一个外壳,透过这些故事,罗西里尼要挖掘的是圣弗朗西斯身上的那种精神和品质,而这种精神和品质就像电影里非职业演员的演绎一样,是自然的,是现实的,它的意义也指向了新现实主义所关注的现实:如何寻找信仰,如何得到同情,如何做出牺牲,如何获得幸福,又如何感召一些迷失的灵魂。

弗朗西斯是宗教历史上最有名的人物之一,1182年出生于西西里的弗朗西斯,原本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但是在虚度了25年光阴之后,突然被基督所感召,于是他放弃财产,苦修传道,帮助穷人,1226年去世,在第二年被教皇封为圣徒,1939年又被封为意大利的主保圣人。作为天主教方济各会和方济女修会的创始人,弗朗西斯是动物、商人、天主教教会运动以及自然环境的守护圣人,恩格斯说:“如果每个人都和方济各一样,世界就不需要革命了。”而一向对基督教贬损的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上也认为弗朗西斯是“历史上最可爱的人物之一”,他有着“乐天的态度,博爱的精神,诗人的才华”。

导演: 罗伯托·罗西里尼
编剧: 罗伯托·罗西里尼 / 费德里科·费里尼
主演: 阿尔多·法布里齐 / 詹弗兰科·贝利尼 / 佩帕罗洛 / 塞韦里诺·皮萨卡内 / 罗伯托·索伦蒂诺
制片国家/地区: 意大利
上映日期: 1950-08-26
片长: 83 分钟
又名: 圣方济各之花(台)  / 圣.弗朗西斯的花束

关于弗朗西斯如何从富裕的世俗生活中悟道而被感召,如何放弃财产苦修传道,罗西里尼在电影里并没有进行交代,在电影开始的一幕,弗朗西斯已经和信徒们一起去往罗马,在某种意义上他已经是圣弗朗西斯了,在大雨滂沱的路上,当有人问他上帝为什么选中了你,弗朗西斯的回答似乎在阐述自己被感召的原因,“因为上帝在世界上没有找到更为谦逊的生物,因为他在有罪的人当中没有发现比我更微不足道的人。”被上帝选中,是因为自己是谦逊的,而且是最谦逊的,“谦逊”是弗朗西斯成为圣弗朗西斯的一个关键词,什么是谦逊?不是放弃了财产一无所有是谦逊,不是抛弃了富裕的生活苦修传道是一种谦逊,谦逊是因为谦卑,是因为低到尘埃里了,只有低到尘埃里才会有向上的仰望,才会有仰望上帝时的信仰,而谦逊的另一个意义是承认自己有罪,只有有罪才不会傲慢,才会低下头,也只有有罪才会为这个世界,为所有人做出牺牲。

在大雨之中,大家没有躲雨的地方,身上被淋湿了,又感觉到寒冷,当他们看到路边有一个茅屋时,便走了进去,那里躺着一个老人,还有一头驴,当弗朗西斯和同伴进去之后,驴被牵到了外面,而这一幕之所以发生其实是因为他们还不谦逊,还有着作为人的高贵,是那个对他们发怒的驴主人让他们审视了自己的行为,主人拿起了棍子把他们赶了出去,然后把自己的驴牵了进来,然后关上了门,让弗朗西斯和同伴们继续遭受大雨的侵袭。而此时,弗朗西斯非但没有向主人争辩,而且在离开之后也不再重新寻找避雨之处。这里便有了关于谦逊的两种含义,第一,那间茅屋本来有躲雨的人和驴子,大家的到来必然会打破这个结构,所以弗朗西斯在走出去之后对大家说:“我们应该高兴,因为我们帮助了别人。”这是因为自我牺牲而得到了谦逊的快乐,而当他们坐在雨中的时候,弗朗西斯又开始忏悔:“愿上帝原谅我利用了你的顺从。”然后让大家惩罚“自己的傲慢”,于是他躺在泥水里接受惩罚——从坐着到躺下,是身体谦卑的表现,而放下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傲慢,更是在精神上要让自己感觉到有罪,而在这个时候,同伴们将他扶起,对他说:“我们明白了,服从你就是服从上帝。”

在谦卑中更能接近上帝,无论是自我牺牲也好,还是因为有罪而被惩罚也罢,弗朗西斯就是向大家传递了一种教诲:谦卑、同情、信仰和牺牲。同样表现这个教诲的故事发生在弗朗西斯和利昂出去传道的时候,他们先是在路上看到了一个试图偷金子的小偷被骑马的人杀死,弗朗西斯看见人死去,质问骑马者:“为什么因为金子而杀死一个人?”金子比生命更重要?骑在马上的人是一种傲慢,是一种暴力,而死去的人脸金子的价值都没有,于是弗朗西斯开始哭泣,因为他看不到同情,看不到牺牲,看不到信仰,当然更看不到谦卑。弗朗西斯还有一次哭泣是在夜晚祷告的时候,看见一个孤独的麻风病人,他先是听到了麻风病人走路时发出的声音,然后躲在草丛中观望,黑夜里,麻风病人的脸是丑陋的,于是弗朗西斯跟随着他,慢慢靠近了他,但是又犹豫了一下,接着他鼓起勇气再次赶上他,当他伸出手的时候,麻风病人却拒绝了他,他再次鼓起勇气,这一次他抱住了麻风病人,而麻风病人也抱住了他,最后,病人依然走着自己的路,在黑暗中独自前行,或许对于他来说,这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段旅程。

《圣弗朗西斯之花》电影海报

弗朗西斯陪他走了一段路,拥抱了他,给了他安慰,他已经尽到了一个传道者的义务,但是当麻风病人走远之后,他却掩面而泣,然后倒在地上,大声喊道:“我的上帝啊!”喊出“上帝”是不是一种无助?哭泣是不是一种悲伤?无助和悲伤或者正是对自己有罪的一种表达,因为弗朗西斯在整个过程中还有犹豫还有害怕,最后鼓起勇气不是战胜了自己的不安,而是强化了自己作为一个健康人的傲慢,所以那个时候他感觉自己离谦卑的教诲还很远,离牺牲的精神还有距离,所以内心是痛苦而不是快乐,是悲伤而不是幸福。而在和利昂去传道看见了被杀死的小偷之后,他却重新找到了对于幸福的定义,他对利昂说,能够使盲人重见光明不是幸福,能够使瘸子重新站起来不是幸福,能够驱逐所有的恶魔也不是幸福,能够遇见未来、洞悉自然的秘密,也不是幸福。而利昂便问他,“到底什么是真正的幸福?”弗朗西斯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和利昂一起走到了一座房子前,然后敲响了门,里面的主人对于他们的打扰很是生气,开门骂他们是小偷,而且用棍棒把他们赶走,弗朗西斯和利昂在门前呼喊着,是让主人能够效忠于耶稣,而主人的拒绝甚至暴力,当然和信仰有着遥远的距离,但是在被驱逐之后,弗朗西斯对利昂说:“哦,利昂兄弟,上帝的小羊羔,我们为了我们可敬的上帝,忍受了所有的这一切,这才是真正完美的幸福。因为耶稣基督赐予他仆人最重要的礼物,就是战胜我们自己,忍受所有的邪恶和苦难,这就是完美的幸福。”

这一种幸福观便是谦卑的、自我牺牲的、作为罪人应该忍受的精神,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才能拥有幸福。看起来,这种幸福观纯粹为了追求自我的感受,那个主人是暴力实施者,也不会信仰上帝,作为传道者似乎应该用行动感化他,而他们却无动于衷,只是忍受着辱骂和殴打,这样的幸福观是不是反而变成了一种纵容?其实弗朗西斯获得幸福的自我感受,一个最大的原则是谦卑,因为谦卑而感到自己有罪,因为谦卑所以能够牺牲,也因为谦卑他们自信能够使他人获得信仰。对圣弗朗西斯的这些信仰,罗西里尼其实更直观、更具体地通过两个同伴来诠释和演绎的,一个是吉瓦尼,一个是吉那普罗。吉瓦尼是当地的农民,是个愚笨的人,那天他牵着一头牛过来,告诉弗朗西斯自己要加入他们,于是他把牛送给了他们,于是他离开了自己的亲人,牛是一种财产,亲人是一种爱,当他作出这个决定,是因为想要传道,“我想成为像弗朗西斯一样的人。”的确这一条路正是弗朗西斯以前所走过的路,而弗朗西斯也接受了他,尽管愚笨,尽管一举一动只是模仿弗朗西斯,甚至会在吉那普罗煮食物的时候讲用于烧火的木柴扔到食物桶里,但是吉瓦尼身上却也体现着谦卑,体现着牺牲精神。

而吉那普罗的经历不妨看做是对于谦卑的做生动演绎,他跟随着弗朗西斯,和弗朗西斯所讲的那样把自己的衣服都送给了穷人,最后自己光着身体回来了,弗朗西斯给了他衣衫,对他说,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能将衣衫送给别人,这是自私?其实不管谦卑也好,还是自我牺牲也罢,那种让自己一无所有的举动并非是一种信仰,它是表象的,甚至反其道而让自己失去了传道最基本的意义;接着,一个本来绝食的兄弟想要吃猪蹄,于是吉那普罗去找猪蹄,在树林里看见了一群猪,他叫他们“猪兄弟”,然后把其中一只猪的猪蹄割了下来,但是主的主人过来找他,骂他是小偷,而吉那普罗却说自己做了善事,猪兄弟也一定会开心的。但是弗朗西斯还是让他去向猪主人道歉,最后猪主人背着那只被割了猪蹄而死去的猪,扔在他们圣母堂的旁边。吉那普罗把猪叫做猪兄弟,而且还割了一只猪蹄,在他看来这是一种善举,但是善举却牺牲了别人,这无疑是违背了弗朗西斯所说的牺牲的本意。

吉那普罗在经历中成长,他准备了两周的食物而得到了弗朗西斯的肯定,于是让他单独去传道,而这也是吉那普罗从说到做的转变。他在树林中遇到了残暴的尼古拉率领的军队,大家发现了这个矮小的闯入者,于是开始嘲讽、嬉戏他,吉那普罗一直没有反抗,没有逃离,后来尼古拉以为他是来刺杀他的杀手,于是命名处以极刑,但是在随军牧师听说他和弗朗西斯一起,于是告诉尼古拉他是一个无辜的人,尼古拉脱下沉重的盔甲,单独审问吉那普罗:一个是高大的暴力分子,一个是矮小的传道者,一个是充满了凶相,一个始终带着微笑——无论尼古拉将他摔向地面,还是单手举起来,无论是怒目相向,还是揪他头发,吉那普罗始终带着微笑,始终不反抗和逃离,“我是一个罪人”成为他对于自己的唯一注解,于是,最后尼古拉选择了撤兵。

承认自己是罪人,在别人的嘲讽和欺负中,在别人的谩骂和殴打中,都以有罪者的姿态成为牺牲者,也正是这种有罪和牺牲才使得再强大的力量,再残暴的手段,都对他束手无策,所以吉那普罗的谦卑正是实现了弗朗西斯所说的幸福观:在一种谦卑中获得信仰的力量。从说到做,吉那普罗慢慢成长起来,也渐渐得到了弗朗西斯的真谛,最终走上了独立传道的道路。谦卑、同情、信仰和牺牲,使弗朗西斯成为圣弗朗西斯,“乐天的态度、博爱的精神、诗人的才华”,使得革命都变成了笑话,罗西里尼也许正是从弗朗西斯传道的故事中探寻人真正的信仰,从谦逊的教诲中避免暴力和革命,一种宗教观变成新现实主义,意大利的未来也许也是最后在转晕之后选择“麻雀在树上跳跃的那条路”,因为这是上帝的旨意,因为这是普遍的信仰,因为这为了感召迷失的灵魂。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5110]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