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14《路易十四的崛起》:影像里的“太阳”不敢正视

20200214.png

罗伯托·罗西里尼的又一次转向,作为罗西里尼历史题材电影的第一部,他开始用影像方法为历史人物写传记:1966年的《路易十四的崛起》之后,是1971年的《苏格拉底》,1972年的《布莱兹·帕斯卡尔》,1974年的《笛卡尔》。从新现实主义转向纪录片电影,从纪录片电影又转向历史和传记电影,罗西里尼是不是还在坚持着他的写实观?是不是希望让历史也变成一种客观的书写?

的确,在《路易十四的崛起》里,无论是历史事件,还是人物故事,似乎都按照历史原貌来呈现,这是一种接近客观的表达,但是罗西里尼对于历史的再现,却只集中在一个方面:即静态的场景、服装和人物形象,是按照历史来塑造和布置的,虽然在拍摄建造凡尔赛宫的时候,用了模型和镜子来制造特效,但是总体来说,罗西里尼就是努力返回历史。最为体现这一客观性的当然是最后在凡尔赛宫享用晚宴的情节。路易十四提出了一系列改革,当正式扫除异己统揽大局之后,他修建了凡尔赛宫,并把贵族集中在凡尔赛宫居住,使得整个法国的官僚机构都围绕在他周围,从此开始了建立君主专制中央集权王国的“崛起之路”。

“我要让他们都依附于我,我是太阳,凡尔赛宫要容纳一万五千人,这样才能代表国王的气派。”路易十四被称为“太阳王”,他就是把自己当成是照耀所有人的太阳,也让所有人聚集在太阳周围感受光和热。在电影中,路易十四走进凡尔赛宫,穿着的是刚设计完成的新的衣服,在贵族和大臣的注目下,路易十四开始享用一个人的晚宴。据历史记载,路易十四在宫廷里掀起了一股“金光四射”的奢华之风,首先,国王的餐具是金子做的,在用餐之前,总管会高喊一生:“让我们分享国王赐给的肉吧!”然后用一根金百合装饰的单簧管吹出音乐,于是晚宴正是开始。而在这场晚宴中,上菜很有讲究,餐盘里装的是晚宴的头餐:鲜美的肉菜汤,国王的面包要比所有人的都要软,因为路易十四的不是很好;在上第二道菜之前,仆人要换上新的餐具,并递上一条湿毛巾擦手;第二道菜是大杂烩,第三道菜是肉类,冷盘是第六道菜,最后是水果压轴……

为了再现历史,罗西里尼几乎是事无巨细地调用镜头,详尽展现“金光四射”的晚宴:从用餐的宫廷到做菜的厨房,所有人都有条不紊;从制作到配料,从香料的放置到豌豆的添加,也都尽情展现;用餐时演奏的是“国王的音乐”……这种奢华之风最突出的一个情节是上第十四道菜的时候,有人喊着:“上第十四道菜”,然后从用餐的王宫来到厨房,这是“国王的肉食”,接着仆人将这一盆肉食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接着另一个人过来打开了餐具盖子上的那把锁,然后另一个人拿掉了盖子,接着第四个人捧到路易十四面前——每一道工序,每一个过程,都有专人负责。但是当这一盘肉食放在国王面前的时候,一位大臣悄悄对路易十四说:“你应该拒绝猪肉。”于是国王听了他的话,不再享用着第十四道菜,而是要煮鸡蛋,于是还没有食用,这盘肉食便被撤下了。

所有的仆人精心制作国王的晚宴,所有的乐师演奏“国王的音乐”,所有的贵族和大臣注目着国王用餐,这是一个人的权力,这是一个人的世界,就如太阳一般,把专制的集权的国王展现的淋漓尽致。而罗西里尼用影像的方式再现这一盛况,似乎也是为了追求一种客观和真实。但是,这样的书写是不是真的实践着他的写实观?当罗西里尼用《路易十四的崛起》作为片名,有着一种对历史人物的正面的自我评价,的确,作为波旁王朝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在位时间长达72年3月18天,是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之一,也是有确切记录在欧洲历史中在位最久的独立主权君主;而且在路易十四执政期间,法国发动了三次重大的战争和两次小规模的冲突,最后终于使他在1680年成为西欧霸主。

导演: 罗伯托·罗西里尼
编剧: 让·格吕约尔 / Philippe Erlanger
主演: Jean-Marie Patte / Raymond Jourdan / Silvagni / Katharina Renn / Dominique Vincent
制片国家/地区: 法国
上映日期: 1966年
片长: 95分钟
又名: The Taking of Power by Louis XIV

作为自号“太阳王”的君主,路易十四的崛起自然为之后的执政以及建立君主专制的中央集权国家创造了条件,罗西里尼自然把主要的情节放在如何崛起如何统揽大局的过程中,在这个过程中,路易十四表现了勇气和魄力。影片从法国宰相红衣主教马萨林临死开始,路易十四作为他的教子,马萨林对他寄予了厚望,在见国王最后一面的时候说:“你是一个伟大的君主,你可以治理这个国家了。”但是在马萨林看来,路易十四执政还有很多困难,尤其是和母后的关系,当时法国由她的母亲摄政,她对于马萨林也充满了仇恨,“他攫取了你的权力,疯狂让自己富有。”母后这样对路易十四说,而母后最中意的一个人就是财政大臣富凯,她希望执政之后路易十四能将首相的职位给他。

这里其实展示了几对矛盾:马萨林和母后之间的不和,富凯和科尔贝尔之间的矛盾——科尔贝尔曾经在马萨林面前就说自己不会和富凯和解,因为富凯仗着自己的权力,疯狂敛财,甚至在皇后的支持下觊觎主教的位置,“如果富凯成为了首相,可怕的事情就会发生。”所以对于刚刚登基的路易十四来说,摆在他面前的是棘手的问题。但是路易十四的最大能力就是富有主见,看望病重的马萨林,马萨林要将自己所有财富都给他,“作为欧洲最富有的人,我要抛开一切去死。”但实际上路易十四知道,马萨林作为主教,拥有的是至高无上的神权,而那些财富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攫取来的,这些从各个修道院收集来的财富、这些出售官职带来的收入,其实和富凯的财富一样,也是一种非法所得,所以当时有人对主教说:“想想你的原罪吧。”而病床上的主教暗指感叹:“我怎样才能和上帝有个交代?”

《路易十四的崛起》电影海报

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当马萨林最后提出把自己的财富都归于国王的时候,路易十四果断拒绝:“我拒绝,以国家和国王的名义拒绝。”对于他来说,执政之后的权势不是靠这些财富获得的,而是需要自己在治理上有所改革。一方面他在母后面前分析了当前的局势,权力被不同的利益集团所控制,无论是在王宫里还是在贵族中,很多人都结成了不同的派系,“议会、贵族、地方政府,和反叛分子一样使我害怕。”而对于法兰西王国来说,最大的威胁是来自投石党的暴乱,而且当时的富凯就是和投石党沆瀣一气,所以他希望母后能够支持他。但是母后却告诉他,富凯对他很忠诚,不会成为绊脚石,而在路易十四走后,她直言“他还是个孩子”。

“原谅我。”这是路易十四在责备他的母亲面前说的一句话,这句话或者是对于自己伤害了母亲表示歉意,更是为了下一步自己的计划实施而提前打的预防针。之后,他拒绝自己的弟弟和母亲加入议会,接着在南特举行议会会议,并且迅速解除了富凯的权力。这个过程一气呵成,但是从马萨林逝世到母后阻止,路易十四对于计划的实施却酝酿了很长时间。他一方面听取了科尔贝尔的意见,从一份文书中获得富凯非法攫取财富、和投石党勾结、挥霍国库的证据,接着从路易丝那里知道,为了笼络国王身边这个最亲近的人,富凯竟然想用2万金币来贿赂她……在路易十四搜集证据部署计划的时候,富凯却高枕无忧,当路易十四下令首相不能签署命令,一切事务由国王决定,一旁的富凯对别人说:“这种状况一两个月后就会结束。”在路易十四率领大臣和贵族去打猎,迪普莱西说国王精神充沛,富凯笑着说:“一个月后我会成为首相。”而路易十四决定在南特举行议会,迪普莱西担心最糟糕的事要发生了,但是富凯却不以为然。

最后富凯在结束会议之后,就被接到了国王命令的达达尼安抓捕,而排除了富凯这股异己的力量之后,路易十四着手进行建造“伟大的工程:生产军火、建造军舰、修建道路、发展工业和农业、减少税收,而且开始建造凡尔赛宫,他的目的是为国家积累财富,为人民减少税收,一方面改变国家贫穷和混乱的局面,另一方面就是让自己成为太阳,“所有人依靠国王,就像依靠太阳一样。”路易十四从此开始崛起,法兰西王国也逐渐在欧洲占有一席之地。但是,历史已经被书写,当罗西里尼用电影再现这一段历史的时候,其实在客观呈现的过程中,却将历史的真实变成了一种静态化的展现,路易十四从登基到真正执政,从排除异己到实施计划,按照逻辑来讲,这里面会有很多的戏剧冲突,但是在罗西里尼那里,这些冲突几乎都变成了对话,都只是在言说中淡化了矛盾:母亲支持富凯,而且长期摄政,怎么可能轻易就被拒绝参加议会?路易十四的兄弟,依靠各国的力量对王位觊觎已久,他们对路易十四的崛起具有很大的牵制作用甚至是破坏力,但是在电影里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富凯是造成局势混乱的最大原因,但是在路易十四的整个计划中,他根本没有过一丝的反击,达达尼安将他追捕也不费力气,而且路易十四担心会引起投石党的暴动,在富凯被抓捕之后,也完全没有这一方面的威胁。

路易十四的崛起完全变成了一个人可以掌控的局面,在没有反抗、没有阻碍、没有暴动的情况下,这是真正的历史吗?罗西里尼对于历史的解读或者就是一种误读,尤其是用电影再现的时候,历史是平面的,甚至是平静的——只有在最后,国王的晚宴结束后,路易十四一个人回到了房间,当他更换了衣服读起书上的良言警句,最后感叹到:“太阳和死亡都是人们不敢正视的东西。”似乎才在某种程度上表现了一个人的孤独,似乎才在电影艺术中找到了丰富的语言。但仅仅是这最后一幕,“路易十四的崛起”无法真正再现历史,而罗西里尼的转向也不是新的崛起:简洁变成了简单,客观变成了静止,“太阳”无法被正视,一部完全白描的电影,似乎也无法被正视。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3899]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