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26 《活着》:小人物的生存悲歌

我没有看过余华的小说《活着》,感觉他已经走得很远了,大致也是从《活着》开始,然后是《许三观卖血记》,然后是《兄弟》,所以以后的余华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符号,我对于这种不想阅读的偏好有一些先入为主的主观判断,在我的期待中,余华应该还是那个《鲜血梅花》的先锋者,他偏离了轨道,也许是他的转型,但对于我来说,则是一次沦落。所以在观看张艺谋的电影《活着》的时候,我完全可以不顾小说的存在,余华的存在,它只是一部属于张艺谋的电影,属于一部未能在中国大陆公映的电影,让电影回归电影,或许也是一种不错的阅读体验。

因为被禁,所以观影的客观条件依然充满着不确定和随意,网络上有些模糊的影像倒是有些契合电影压抑的主题,我用“压抑”这个词仅仅是指那些生命的突然离去,甚至可以脱离时代背景,像平常生活的状态一样,遭遇变故,所以更具一些共时性的特点,压抑的感觉扑面而来,仿佛自己身边随时可以发生这样的变故。沉重的主题涉及的是一个关于生命的状态问题,当然“活着”涵盖了整部电影,是无奈,是卑微,这里没有抗争,娓娓叙来,让你感觉挣脱不了的宿命。

《活着》电影海报

电影的三个阶段都有福贵的亲人离去,四十年代因为沉溺赌博所有家产被输光,老父亲悲痛中一命呜呼;五十年代是大跃进时代,自己的儿子有庆被区长的车子撞死;六十年代,哑女凤霞因为生产时大出血而丧命。以亲人的离去衬托活着的不易,衬托命运的多舛,似乎是张艺谋要表达的内容,在这三个特殊时期,张艺谋都无意外地强调“活着”,在国民党溃败的四十年代,福贵和春生被抓去当壮丁,国民党大撤退,福贵的战友都被打死了,没有吃的,什么都没有。福贵只想跑回家,看看家珍和孩子。当福贵举手向解放军投降的时候,使人心里喊出了“活着就好”。五十年代,当“走资派”龙二被枪毙的时候,福贵吓得尿了裤子,他用小人物特有的明哲保身的心态说,我如果不赌输祖传的房子,那枪毙的就是自己,能活着看到老婆孩子就是好。当有庆被区长春生的车撞死的时候,家珍哭得死去活来,后来春生被打成反革命,要自杀,家珍冲着春生喊“你还欠我们家一条命,你要好好活着”。凤霞最后因为大出血而死去,影片结尾,福贵对馒头说,“你是赶上好时候了,将来这日子就越来越好了。”

“活不下去也要活。”正是有这样强烈的活下去的愿望,所以尽管在悲剧面前,福贵和家珍都能用这样的心态对待人世沉浮,没有抱怨,没有抗争,只是默默坚守着生命。但是在小说中,活着的主题被强化成时代的悲剧,儿子有庆的死是因为给区长老婆输血,有着强烈的对于那个时代官僚主义的控诉,凤霞的死是因为红小兵夺权之后,医院没有了专门的医生,而最后富贵身边的亲人一个个死去,女婿在干活时被砸死,家珍被饿死,孙子苦根因为太饿被豆子撑死。而经过一次次死亡的考验,福贵以一种超脱的姿态活在世上,没有怨天尤人,没有寻死觅活,因为在他心里,自己活着就是觉得亲人没有死。但是和小说不同的是,福贵身边亲人的死亡,尽管对心理上是一个沉痛的打击,但是无论如何没有上升到对社会的不公平的谴责上,有庆死于车祸,而春生也因此而背负一生的债,凤霞的死虽然有着历史的原因,但仅仅出于偶然,被带来的王教授因为多吃了馒头而被噎住无法对凤霞进行大出血的拯救,而最后,其实是阳光的,福贵和妻子家珍、女婿二喜以及外孙,其乐融融,虽然还是贫穷,但他们对生活充满向往:“到那时候,咱日子就会越来越好了。”

浓浓的时代悲剧气息其实荡然无存,福贵亲人的死其实都是个人的悲剧,而不是社会悲剧,我不知道张艺谋这样处理,是不是在弱化政治意识形态的批判,当然锋芒也减少了很多,甚至你体味不到悲剧的震撼力,但是很奇怪的是,这是一部被禁的电影,资料上说是,影片批判了文化大革命和社会主义,但这点显然是站不住脚的,主题对小说进行了颠覆性改编,连小说都能公开出版,一部电影无论如何是不能被扣上这样一顶大帽子,所以被禁的理由或许仍是程序问题。

但无论如何我不觉得这是一部优秀的电影,张艺谋在其中表现了很矛盾的心态,既想表现原著中时代经历对于小人物命运的影响,甚至主导,又怕陷入一种形式主义的控诉,所以弱化政治批判,让小人物自身的悲剧发展来引起观众对那个时代的反思,所以基调总体上是平和的,舒缓的,甚至是阳光的,奋进的,到最后只能喟叹命运的无奈,从而无可避免地陷入一种宿命论。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1948]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