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8 骄傲地活在括号里

隔绝终归是个及物动词,它甚至连着某些被隐藏的秘密,某些面带笑容和善的人,以及某一天被翻过去的日子,是的,其实隔绝并不是生死之界,不是不能容忍的彼此,它在身体里,在记忆中,在文本的草稿状态下。

在时间的唯一维度里,离开和回来都在同一轴线上,所以它们只是被隔开而已,只是时间的不同表现而已。所以在这样流走的时间单行线里,很容易发现被隐藏的轨迹,有时候因为刻意而为之,反而欲盖弥彰地让一切袒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其实赶不走也剥离不了,只是换了一种表情变了一个标签而已,所谓进步与愚昧,所谓贫穷和富有,又或者,所谓生存与死亡,希望与颓败,都只是表现得形式不同而已。

“当我集中精神在自己的倒影上,我就是那个美丽的存在。我就是他者。”醒来,已是天明,像换了一个世界,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天一地都成为了“他者”,不在左右,不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梦境里出现一般,也只有在醒来的时候,才会真切地感受初秋的意境,且行且凉,都是在这边的光阴里,都不在那虚幻的倒影上,美丽的存在越发让人迷幻,而到后来所有看到和听到的,都是一个和现实没有丝毫瓜葛的传说。它隔绝在现实的反面,没有注释,没有解读,像是注定的结局一样,在被隔绝中逐渐消失。

身体是一种行为艺术,即使咳嗽,即使难受,即使患病,都看起来像是一种刻意的表现,左右都是不能让人信任的存在,用身体去感受精神,用精神去体验身体,错乱的故事最后总是以颠倒的方式呈现在现实之外,没有伤害没有欺骗,只是以这样一种闹剧的方式收场,身体早就是一种工具。

但是没有工具意义的身体也只是一种虚幻,到最后,终极意义就变成了:“我们刻意放逐自己远离日常生活,骄傲地活在括号里。”包围,而且趾高气扬,不理睬任何想要纳入你的生活中的任何人,远离日常生活,就是让身体在行为艺术的大道上展露出不真实的一面,只有这一面才可以隔绝所有的希望和理想,隔绝一切的信仰和权利——零度生活的最终溃败恰恰是因为没有了可以书写的符号,不管是真实还是虚幻,不管是积极还是消极,“活在括号里”的生活状态就是一种与现实的隔绝。

来了,又走了,走了,又返回。如此三番五次,如此反复折腾,其实,所有的隔绝状态都是为了告别媚俗,告别被劫持的现实,像是传说中的一个人,像是不食人间烟火,像是站在历史的宏大叙事中忽略个体的遭遇,但是当一切隔开的藩篱被拆除,所出现的是曾经隔绝过的印记,在身体的每一处,都无法抹去了。只有把自己又放回到这个被解放的现实,才会焕然一新地看到那个不断进步的世界,不断在括号里骄傲的活着。

时间,空间,自我,现实,隔绝终归是个及物动词,秘密和某人,都在另一种生活里安详地展现,没有痛苦的挣扎,当返回的时候瞥见那些出现过的倒影,美丽的存在就完全变成了一个“他者”,隔绝的意义便是一张纸片的两面被同时打开,当它们合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破绽和错位。

“世上最困难的表演就是自然而然的演出,不是吗?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刻意技巧。”只是,我们把自己隔绝了,像看到了魔镜里的那个妖怪。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1333]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