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7《纽约的一个雨天》:这是淋湿的现场

20200117.png

雨天出门,应该有一把伞,两个人躲在伞下,一定是浪漫的;或者不出门,待在家里,透过玻璃窗户看见远处的中央公园。撑伞或者待在家里,都是雨天不被淋湿的预设,而每一种预设都可能是情结,伍迪·艾伦也许有纽约情结,但我没有“伍迪·艾伦情结”,甚至讨厌于他的喋喋不休,当那次看到他走进戈达尔设下的陷阱而无法安全走出,似乎有一种过瘾的感觉——没有情结是一种“反情结”:当撇除了伍迪·艾伦的标签,雨天只是雨天,电影只是电影,当然,爱情也只是爱情。

“我在雨天遇到了幸事,那天正好无事可干,心中满是抱怨,刚觉得需要一首歌,你便朝我走来,那一刻天堂也在朝我微笑……”开篇的那首歌缓缓唱出,这种“遇见了终身所爱”的故事似乎便有了预设,一个无事可干的人,一个心存抱怨的人,一个喜欢唱歌的人,以及一个遇见所爱的人,无疑,做出这个预设的就是那个叫盖茨比的男孩。但是他并不是在雨天遇见了女友艾什莉,艾什莉是他在亚德利学院的同学,所以当一切以这样的预设展开,伍迪·艾伦其实已经完全写好了结局,没有悬念地发生:盖茨比将会离开艾什莉,然后和心中所爱在雨天共谱浪漫之曲:在最后的情节里,盖茨比从马车上下来,对艾什莉说:“我们是两个不同的物种。”然后告诉她:“你是一个非常好的记者,我也要思考一下人生。”一幕爱情关闭,另一幕爱情打开,在公园的钟声响起的时候,盖茨比看到陈向自己走来,然后拥抱,然后接吻,在“一定能让你的吻得到一百分”的微笑中,看见了天堂里的荣光。

因为,最后接吻的那一刻,纽约正在下雨,他们也没有撑伞,两个相爱的人不怕被雨淋湿,而在大雨中,一道光似乎撒落下来,让雨有了艳丽的光泽,天堂的荣光,是上帝制造的浪漫,而这个上帝不是别人,正是伍迪·艾伦。从一开始的歌曲注解结局,到最后结局的再次演绎,在伍迪·艾伦编织“纽约的一个雨天”的浪漫故事里,当一切都被预设了,是不是真的缺少了悬念?是不是真的只是强化一种情结?那个在盖茨比离开马车结束浪漫之旅时还不知道原因的艾什莉,也许是真正被这一场雨淋湿的人,从她这一天计划外的遭遇中看出来,偏离了一切预设的故事,最后只能接受被淋湿的命运。盖茨比的主动选择,艾什莉被淋湿的命运,似乎就是在这相异的过程中回答了“我们是两个不同的物种”的真正原因。

两个人还是亚德利学院的学生,对于爱情,也许都没有一种真正的共识,一个是纽约上流社会的后代,却具有天生的反叛精神,对于他来说,“我是一个赌徒”是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不是自嘲,而是对于母亲预设的生活的一种否定,所以他要逃避母亲在晚上举行的文艺沙龙,甚至要否定母亲决定让他娶艾什莉的想法,而是计划了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浪漫周末:去听音乐,去看壁画展览,或者在豪华的酒店里共度良宵。赌博得来的2万元是盖茨比计划的开支,这是没有向母亲索要而用自己的方式得到的收入,所以对于盖茨比来说,独自自主是自己的一种追求。而艾什莉,是一个来自亚利桑那州的银行家之女,当然也有钱,而她的理想是成为一名记者,所以这次她获得了采访《冬日回忆》导演罗兰德的机会,正好在盖茨比的计划下,既能完成自己采访名导演的愿望,又能在只去过两次的曼哈顿和男友度过一个浪漫的周末。

很明显,盖茨比和艾什莉在一开始就有了不同的走向,一个把重点放在采访导演上,一个则是赢得时间度过周末,所以在接下去这个纽约的雨天,他们各自朝着这相异的路前行。艾什莉采访罗兰德,是此次曼哈顿之行的主要目的,盖茨比所设想的听音乐剧看壁画展览都成为某种附带,所以当艾什莉在见到了罗兰德之后,罗兰德提出带她去看试映室看片时,她也答应了,这无疑开始了对于计划的改变;接着,在试映室里罗兰德说片子剪得太烂了,像“热气腾腾的狗屎”,于是愤而离开;制片人泰德便出去找他,问艾什莉要不要一起去,艾什莉又答应他,于是作者泰德的车上街去摄影棚找他;在路上泰德忽然发现自己的妻子和朋友在一起,“他们肯定搞在一起了。”泰德于是跟踪妻子,最后两个人大吵;艾什莉终于被误认为是泰德的相好而离开,她来到了摄影棚,没有找到罗兰德,却看见了弗朗西斯科维佳,而他正是艾什莉室友的偶像,无疑也是自己喜爱的一个男明星,于是她又和弗朗西斯科维佳一起,弗朗西斯科还邀请她共进晚餐,还去了派对,最后被弗朗西斯科维佳带到了自己家里,喝多了酒的艾什莉根本没有拒绝弗朗西斯科维佳的拥抱和接吻,而当弗朗西斯科维佳口中所说分手的女友蒂芬妮回来之后,已经脱得只剩下内衣的艾什莉终于狼狈地穿了一件外套,从后门逃离了。

导演: 伍迪·艾伦
编剧: 伍迪·艾伦
主演: 蒂莫西·柴勒梅德 / 艾丽·范宁 / 赛琳娜·戈麦斯 / 裘德·洛 / 迭戈·卢纳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上映日期: 2019-07-26
片长: 92分钟
又名: 情迷纽约下雨天(港) / 纽约有雨 / 一个雨天,在纽约

逃离的时候,纽约正下着雨,艾什莉仅凭一件外套,当然全身被淋湿了,而当他在一家正要打样的酒店找到盖茨比的时候,两个人才重聚在一起,回到酒店的他们似乎也没有纠葛于这一天发生的故事,但是当重新开启计划,最后只剩下乘坐马车这一个计划,而盖茨比下车说了那句“我们是两个不同的物种”,对于艾什莉来说,似乎真的摸不着头脑。艾什莉的采访被一次次改变,所以两个人计划好的行动也一个个取消,最后被淋湿的结局是狼狈的,是尴尬的,也正是这被淋湿的命运把两个人的相异性展示得淋漓尽致。而其实,艾什莉的采访计划被一次次改变,并非是因为那些所谓的导演制片,并非是突然冒出来的插曲,而是因为作为一个没有经历也没有经验的圈外人来说,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故事,他们的话是真是假,于是在沿着自我设定的道路走下去,最终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歧路。

罗兰德接受采访时,告诉艾什莉的是:“你要不要听爆料?”想成为记者的艾什莉自然被吊起了胃口,“我其实根本不喜欢这部电影。我最好的作品还没有问世。”这是爆料?无非是一种态度,但是对于艾什莉来说,的确像是挖到了金矿。而其实,艾什莉被牵着鼻子走,在另一个意义上是一种无知和幼稚,罗兰德问起她的名字,之后又告诉他自己的妻子叫“艾什丽”,仅仅一字之差,而且她也在亚德利学院教哲学,于是不仅关系拉近了,在完全信任罗兰德的情况下,艾什莉更有了兴趣。在试映室里,罗兰德对自己的电影提出了批评,然后在没有结束采访的情况下不见了,所以艾什莉才会和泰德去找寻他,泰德在路上又看见了自己妻子和朋友在一起,对于艾什莉来说,这似乎也是一条新闻,所以她才会跟着泰德,甚至泰德和妻子在路边争吵相互指责,艾什莉也拿出笔记录。在摄影棚里,艾什莉遇见了室友偶像,一种兴奋感又刺激了她,而弗朗西斯科维佳又主动邀请她共赴晚宴、参加派对,艾什莉也没有拒绝,而在派对现场,她再次遇见了罗兰德、泰德等人,似乎感觉自己真的进入了娱乐圈,真的拥有了足够的爆料,而最后弗朗西斯科维佳甚至脱了她衣服,艾什莉也没有拒绝,在她看来,这或许是一个新闻记者深入现场的职业操守。

《纽约的一个雨天》电影海报

无疑,艾什莉走进的就是一条歧路,似乎和名人有关的一切都是新闻,都是爆料,所以在最后和盖茨比一起的时候,她甚至还说,“我有非常好的素材了。”罗兰德的妻子是不是叫艾什丽,是不是在亚德利学院教哲学,泰德的妻子是不是真的出轨,弗朗西斯科维佳是不是真的和女友蒂芬妮分开了,艾什莉都没有确认,却都相信了,而不管是罗兰德的“想要独家爆料吗?”泰德的“你的男友是干什么的?”以及弗朗西斯科维佳“你很漂亮”,似乎都变成了一种私人性的诱惑,一步步引诱着艾什莉,也最终让她在纽约的雨天被淋湿,而即使被淋湿,艾什莉还执迷不悟,所以盖茨比说:“你会是最好的记者。”听起来更像是一种讽刺。

在艾什莉一步步去走向被淋湿的命运时,她其实在慢慢远离盖茨比,起先电话告诉盖茨比采访有变化,在酒店里遇到盖茨比却又不让他和罗兰德认识;后来在找寻罗兰德的过程中,泰德的车上竟不接盖茨比的电话;后来弗朗西斯科问她“有没有男朋友”,艾什莉说:“有,但准确地说也没有,她只是个男孩,约会过几次……”一种不确定更加速了两个人走向相异之路。艾什莉的一天遭遇在某种程度上折射了演艺圈的混乱,而她获得的素材都是关于他们的私生活,所以艾什莉永远只是看客,甚至是被利用的看客。相反,盖茨比在女友改变了计划的过程中,却是一步步开始找寻自我。他无所事事漫步在纽约街头,遇到了以前的同学,参与了一次电影拍摄,也就是在这次偶然的机会中,他遇见了陈,曾经女友艾米的妹妹,这是他曾经认识的女孩,甚至是作为艾米可忽视的背景而存在的女孩,但是从他们进入镜头拍摄吻戏开始,似乎这种遇见就开始走向了两个人契合的那条路。

第一遍接吻,盖茨比是紧闭着嘴巴,第二次,也是无动于衷,直到第三次,盖茨比开始主动出击,深情地吻向了陈——第一次和第二次,天空渐渐阴沉下来,当第三次充满激情地相吻时,天上下起了雨,这是纽约的一个真正雨天,而盖茨比和陈却在车上,他们没有被淋湿,或者就像着萌发的爱,是在雨天变成了一种幸事。电影拍完两个人分开,盖茨比去了朋友亨特那里,亨特告诉他自己已经已经订婚了,但是,“我可能没法撑到结婚。”理由匪夷所思,是因为女友的笑声太特别,那一晚女友发笑他竟然没有了做爱的欲望。亨特要真结婚了,但是无法撑到那一天,似乎在启示着盖茨比,两个不同的人,即使爱着,最后也会因为微小的事而徒生烦恼。在盖茨比离开时,他听到了亨特讲完笑话之后女友的笑声,但这笑声没有到让人丧失一切欲望的程度,盖茨比走出那扇门,纽约又开始下雨,在打的的时候,盖茨比却又遇到了陈,两个人坐上了同一辆车,陈邀请他一起去看关于埃及考古的展览,在这之前,他们去了陈的家里,盖茨比弹了一曲钢琴,陈听到之后,发出了赞叹:“太美了。”

陈一直是作为艾米的妹妹而出现的,但是从雨天的那第三次接吻开始,陈似乎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人,尽管她和盖茨比还在谈论着他和艾米曾经的故事,但是很明显他们在钢琴声里,在展览会上找到了更多的共同语言。而在展览馆里被人发现,盖茨比只好去参加母亲举办的文学派对,为了不让母亲疑心,他带去了在酒吧里遇到的妓女泰瑞福特。被人发现而终止自己的计划,是一种回归,其实也是和艾什莉浪漫周末的真正解体,而当母亲发现他作假,和他进行了畅谈,母亲告诉盖茨比的一个天大秘密是:自己也曾经是应召女郎,是作为男人的消遣品而存在的,但是在遇到了盖茨比的父亲之后,她坠入了爱河,她走进了婚姻殿堂,还去读了书,过上了优越的生活——举办文学沙龙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试图抹去噩梦记忆。母亲的所作所为不是虚伪,是认识自己然后重新开始,所以她认为盖茨比继承了自己的反叛基因,并且鼓励他做自己想做的事。

做自己想做的事,是弹一曲钢琴,是赌一把轮盘,是计划一个浪漫的周末,甚至是发现爱情中两个人真正不同的个性,所以当艾什莉回归,对于盖茨比来说,那个位置已经留给了更能读懂自己的陈。纽约的雨还在下着,想象着撑伞却没有撑伞的艾什莉终于被淋湿了,而不需要撑伞也成诠释浪漫的盖茨比和陈,在雨中“遇见了终生所爱”:“我在雨天遇到了幸事,那天正好无事可干,心中满是抱怨,刚觉得需要一首歌,你便朝我走来,那一刻天堂也在朝我微笑……”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4530]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