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31 革命2011

这是革命的一年,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北非魅影”的背后是一个王朝的覆灭,时间永远不能停滞在某一个时代,历史的巨轮碾过他们的名字,城头变幻大王旗,这是被代替的革命。宏观之外,是个体的变革,戒烟戒酒,或者不停地行走,有很多东西是可以坚持的,尽管,它也可能是误入歧途。再见2011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叙事·2011

Jan
2011

新的纪元,却以某种病逝的方式呈现,史铁生走了,没有了地坛,我只看见一个人的影子,坐在轮椅上,很安静,之后便是永远的定格,属于昨天。停止的是生命,不停止的是漫无边际的雪,他说:“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纷纷扬扬,覆盖了大地,覆盖了时间,覆盖了秩序,作为一种词汇的雪,它已经变成了巨大的象征,我们赤着脚,站在另外的地方,因为把手放在了季节的门外,然后就是遇见了诗歌,遇见了北回归线或者张枣,词语王国里的神,只是,梅花落了下来,太多的东西仍然以死亡的形式出现,一如我们,会成为永远的雕像。

Feb
2011

节日的仪式如约而至,在短信覆盖下的除夕,把一切都当成是心情之外的狂欢,遥远是跨不过的距离,留下的是机械式的祝福和批量化的文字,所以背叛,在鞭炮、对联、灯笼组成的意象中,拒绝妥协。而世界的世界是动荡而不安的,微博的阿克琉斯之踵刺痛了大片大陆,革命正在蔓延,茉莉花,这个极具中国意境的名词,却是一次颠覆的开始。是的,时间太长了,应该“出埃及记”了,那个叫穆巴拉克的老人,从此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一切都不可阻挡,打开《羞耻》,世界的那端,正像那一头野兽,“当它确知自己的力量,它便看准时机,一跃而起,穿过一堵砖墙。”

Mar
2011

灾难已经不止于电影和娱乐,它活生生地出现,而且吞噬着大地、城市和生命,11日,日本9.0级地震,创下世界观测史上最高震级,是谁吹响了人类自我毁灭的号角?海啸、爆炸、核泄漏,海边的卡夫卡复活了,而一些隐喻也在灾难面前消失了。而蔓延开来的是人对自己生存的极端恐怖,谣“盐”背后的危机席卷天朝,它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软弱和欺骗。日本,也成为某一种灾难的代名词,从现实走向更深远的历史,走向秦淮河、阅江楼组成的辟邪南京,走向国家主义溃败的南京大屠杀。而我经过那个城市,那段历史,并且依靠我的“千岁寒”拯救自己。 

Apr
2011

数字组成的时间标记,里面有我们的符号和定义,有我们赋予的意义。愚人节,也只不过是颠覆一切欺骗的最好标记,“愚”乐的穿越后,其实是更充满革命意义的身体行动:戒烟。起初只是一场身体的实验,我摧毁了可能留下的证据,世界便空空荡荡,“十八禁”便是第一声的宣告,从此没有烟雾,从此把自己和自己隔绝起来,开始了身体的第一个革命。而除此之外,是我“悦读”时代的复活,数字化的图书世界里有我们的“书生e气”,20年了它变成了记忆,变成了老去的传说,而在满目的图书世界里,我仿佛看到了那闪过我们面前的光,照亮我们内心,驱赶我们的寂寞。

May
2011

富二代魔头、恐怖袭击、亡命天涯、围剿击毙……54岁的本·拉登用一张伪照向全世界展示了他离开人世最后的狰狞,就像10年前,我做在床上看到了美国双子楼轰然倒地,突然而来的震撼让你无法回过神来,以为是一场梦境,是一个传奇的故事,恍然才发觉,一个人的一生结束了,一个时代也结束了。这是”恐惧与颤栗“的开始,所有的东西都有一个必须走过去的终结。近,在天堂,却完全在另一个世界里了。静静地,再也不讲话了,仿佛沉睡,在那篇博客里,古板说:时间到了,在游鸿明伤感的情歌声中我沉沉睡去,睡的很实很实……

Jun
2011

从《小武》到《银饰》,在微观电影禁片,也在围观电影禁片,距离现实太远,它只是国家主义的牺牲品,风尘在历史的档案中,36计也无法逃脱,除此,便需要英雄一般的人,“娜”样传奇,有意避开有关国家的符号化统治,还原成一个个体,喜怒哀乐都是我们呈现在真实中的表情。“将来的世界是银子的。”它打开了一扇门一扇窗一个世界,D3211,杭州-厦门,头文字D的动车,驶向熟悉的地方,不管是厦门,还是南京,不管是一个人的鼓浪屿,还是被沧桑环抱的玄武湖,重复或者不重复,都只是一次简单的行走,和宏大的主题无关。时间呼啸而来,我们已经长大。

Jul
2011

他们说,七月是红色的,90年的征途90年的辉煌,“国家主义”下的红歌狂欢是全民的娱乐;他们说,七月是黑色的,漫漫黑夜有些人永远无法再醒来,“反正我是信了”的背后是一个强权的压制。生的纪念,死的祭奠,当挪威已无森林,当出轨是可耻的,很多人却还在狂欢中书写一个国家的符号,在官方书写中,我们都被一次次地被消费、被娱乐、被狂欢。“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生可以死、死可以生的故事,并非仅仅属于《牡丹亭》。其实,那一场遂昌“惊梦”原来只是一个文艺青年的呓语,距离温州,只有很短的一段距离。

Aug
2011

这是“从地下到地狱”的痛苦,这是五个连续“立刻关闭”的禁令,这是监管体系的权威,我甚至想过要“回到抽屉时代”,从虚拟世界挣脱出来回归到笔和纸和抽屉的书写时代,还好,复活的钟声终于敲响,“或。者”完成了救赎,漫长的成人礼,从此走向光明大道。而我在遥远的青岛,用远程的方式继续一个人的“史记”。是的,“自由行”是一次身体上的放逐,那里有“看得见风景的房间”,有“海之恋”,也有痛苦和无奈,“于是我们领教了世界是何等凶顽,同时又得知世界也可以变得温存和美好。”小五会记住这一切,正像我记住了北回归线以南得南宁。

Sep
2011

当我们开始返回历史的悲剧时刻,当我们不断用声音来复原现场,对于人类来说,这些细节的不断披露仍然表明在当前,恐怖依然笼罩着,甚至更加触及到了心灵深处。10年过去了,911事件完全变成了我们无法磨灭的关于自身的恐惧。那个叫“马原的汉人”,在他的《虚构》中写到:“昨天跟今天一样,今天跟明天一样。”那么还有什么是和时间一样被混淆了?911只是时间轴线上的一个虚构之结,而在那些更多的个人叙事中,时代的身体里都充满了那个叫做“@”的符号,于你于我都是被“绑架”了,微博世界纷纷扬扬的碎片,看起来像是我们面对恐惧最后的那根稻草。

Oct
2011

这是苹果之殇的十月,这是卡扎菲之死的十月,这是70亿的十月,这也是共和国红色纪念的十月,十月的鲜花,都是红色的,甚至都是有关身体的红色。鲜血染红了一个独裁者面对世界的最后画面,鲜血染红了冷漠走过受伤挣扎的孩子身边的18个人,还有什么可以让人的身上留有最后的道德?死亡不是最好的纪念方式。而我们也从中也看到了乔布斯神话背后技术面对死亡的无奈,生命仍然是肉体的新陈代谢过程,无论伟大与否,都将走向同一个终点。而对于活着而衍生的“红色警示”,当然是我们最接近自己身体的一次回归和拯救。

Nov
2011

这是数字的游戏,面对苍白我们必须制造那些曲折和有趣,回文日、百年“孤独”,他们的暗语是“但愿人长久,光棍不再有”、“剩男剩女,我们一起来脱光光”;他们把One's Day一个人的日子演变成了千万人的节日;他们在数字的狂欢中不能自拔。无非是现实的无奈,“宽容日的血色讽刺”却远比这些数字游戏更让人喟叹,18个幼儿园孩子,像天使一般的孩子,被血色校车无情地被剥夺了生命,宽容日,第三人称复数死了。生命永远是不能承受之重,如果身体一如既往麻木下去,短视下去,承受之重最后会压着你,从此便是永远。

Dec
2011

陌生的国度,却成为一个熟悉的词,朝鲜,以及金正日,在一个个体的死亡之后,我们更见了被神化的力量,个体无法阻止时间的脚步,而当国家主义成为国民的信仰,我们或许能看到曾经的光芒,穿过历史的尘埃,照耀过迷失的灵魂,米饭和肉汤,仍然是一种奢望。而酒神之祭,是告别身体之戕的一次超越,是的,我很认真地退出“梦幻般的审美乌托邦”,另外退出的,是“绑架微博”之后的空寂,是微风吹过之后是实名,从国家的心脏刮来,却变成了一扇扇“泄露门”。谁来保护我们的隐私,木心说,我所遇见的生命都是路过而不是完成,2012,时间已经为数不多了。

笔记·2011 

 阅读

·《七日谈》:身后的堕落
·《动物农场》:猪样的革命
·《北京,北京》:醉在七十度的医用酒精里
·《万物生长》:激情之前,肉欲之后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暧昧比一辈子长
·《昨天》:捏造一场时间的爱恋
·《窺月齋筆記》:寻找丢失的“铁皮鼓”
·《小王子》:一颗种子突然苏醒
·《小说密码》:被虚构的“马原们”
·《色与情》:用感激之心享用生活的恩宠
·《在迷宫里》:你的盒子里有一颗炸弹
·《雨天的棉花糖》:不期而遇的第三人称单数
·《活着活着就老了》:一夜白头的“北京精神”
·《易经》:痛楚将她圈禁在盒子里
·《雷峰塔》:在护城河的另一岸
·沉睡中,被一些缓慢而有力的事物唤醒
·《河流上的事情》:卑微却幸福地生活着
·《藏在箱底的秘密性史》:无关学术有关春宫
·《推拿》:陌生世界的“日常经验”
·《青衣》:人生如戏的身体学悲剧
·《老子博客》:走向机巧的符号
·《狐狸那时已是猎人》:黑暗的袋子长满隐喻
·《哺乳期的女人》:信仰沦丧的三种救赎
·革命者蒋介石:大历史下的血肉之躯
·《论摄影》:对现实的侵略美学
·《越来越》:一颗流弹的死亡书
·《超现实主义宣言》:第四人称的对话
·《达达和超现实主义》:一条鱼的肉体革命
·《白银时代》:向死而生的时代寓言
·《被偷走的人》:丢了自己,然后丢了上帝
·《玉米》:“不许压韵”的女性史诗
·《外省书》:历史深处的一声叹息
·《心兽》:政治逃亡背后的语言恐惧
·《界限》:如此多的鱼跑进田野
·《开明国语课本》:人文思想的启蒙读本
·《古炉》:疼痛的现实主义
·《万历十五年》:衰落帝国的“道德经”
·《说吧,记忆》:颠沛在时间的流放地
·《死亡匣子》:一只苍蝇不可抵达的真相
·《乌拉尼亚》:没有时间的乌托邦
·《1Q84》BOOK3:粗鄙的现实没有血
·《1988》:那一道青春留下的抓痕
·《耳光响亮》:给父权一记响亮耳光
·《伪所罗门书》:不期然而然的赋格寓言
·《羞耻》:野兽穿过一堵砖墙
·《北回归线》:带着自己的时间逃跑
·张枣:也许,我们会成为雕像

电影
 
·《金陵十三钗》:以身殉道的乌托邦寓言
·《Hello!树先生》:不长翅膀的预言
·《源代码》:步步惊心的八分钟漩涡
·《海洋》:比梦还像梦的“暴力“影像
·《画壁》:幻由心生的爱情救赎
·《钢的琴》:后工业时代的理想之花
·《哈利·波特》:九又四分之三的青春
·《史前一万年》:神祗之死,英雄归来
·《变形金刚3》:月黑之时的人类救赎
·3D《肉蒲团》:鸟枪换炮的情色寓言
·《建党伟业》:乱象历史中的娱乐事件
·《功夫熊猫2》:新技术时代的自我拯救
·《银饰》:欲望是一座走不出的城堡
·《植物学家的中国女儿》:丑陋的西方视野
·《盲山》:视而不见的宿命
·《十三棵泡桐》:当青春不再锋利
·《蔓延》:人生是一场廉价的盗版
·《左右》:泛道德追求下的道德异化
·《关云长》:颠覆背后的迷途者
·《绿帽子》:他朝丑陋的肉体开了一枪
·《桃花满天红》:欲望是个及物动词
·《哭泣的女人》:上帝在对面发笑
·《丑角登场》:被阉割的性别悖论
·《我们害怕》:上海是一种病
·《战国》:我纷纷的情欲
·《旧约》:去往天国的身体
·《里约大冒险》:作为本能的飞翔
·《安阳婴儿》:为什么生存?
·《男男女女》:在厕所里白头偕老
·《迷岸》:时间是最后的仪式
·《方便面时代》:水煮的理想
·《陈默与美婷》:冷漠到底的生存
·《任逍遥》:随风飘飘的暴力游戏
·《诗意的年代》:没有诗意的行为艺术
·《赵先生》:生殖恐惧下的男性阉割
·《盲井》:命里的贪婪和救赎
·《蓝风筝》:扒不开的政治尘埃
·《邮差》:法则之外的偷窥
·《爸爸》:冷幽默是因为痛苦
·《东宫西宫》:撕开权力后面的遮羞布
·《北京杂种》:A面狂乱B面疼痛
·《冬春的日子》:哀伤的记忆黑白分明
·《极度寒冷》:单向度的死亡
·《十七岁的单车》:被丢失的残酷青春
·《大鸿米店》:不可救赎的原罪
·最贵熊猫的“官二代”历险
·《活着》:小人物的生存悲
·《新少林寺》:不外如是的虚妄
·《兔年顶呱呱》:何以堪忧的乱
·《颐和园》:欲望的旗帜
·《可可西里》:冷静到底的人性寓言
·《鬼子来了》:谁是谁的谁?
·《岁月神偷》:幻变的生命无须救赎

行走
 
·沧桑孤山
·河桥老街:岁月深处的绝色风情
·探寻南高峰
·山隐慧因高丽寺
·夜西湖
·关于秋日西湖的一次邂逅
·广西风情
·北海:老街印象
·北之海
·德天瀑布的国家地理
·国境以南
·通灵之水
·南宁:北回归线以南
·青岛风情
·看得见风景的房间
·说吧,记忆
·海之恋
·雨中登崂山
·农事诗
·悬空,在云雾中行走
·山水秀溪
·刘基故里,能否一统?
·要留“青史”在雨夜
·冷“大漈”
·畲乡风情
·雾迷南尖岩
·遂昌“惊梦”
·一个馒头的狂欢
·被沧桑环抱的玄武湖
·蒋氏故居: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雪窦山
·经过,如雨的厦门
·一个人的鼓浪屿
·土楼变奏曲
·古田会议:农田旁的历史转折
·头文字D
·严子陵:隐士的隐喻
·天池,那一抹春色
·避邪南京
·华西神话
·灵山梵影
·南京大屠杀:数字背后的民族血泪
·何处阅江?
·总统府纪行
·秦淮夜色
·新春老街行
·新安夜色
·活着的年俗记忆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7797]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 1条留言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