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31 梦想2013

它是国家的符号,它是复兴的标记,它是年度的热词,它是孩子的作文,当“中国梦”成为2013年的关键词的时候,不管是虚幻还是真实,不管是生产还是发现,不管是政治还是娱乐,它都是一种国家话语,一种把个体变成制造者的国家体系,一种不断被唤醒的而进入迷狂的国家神话,是的,有时候慷慨激昂,有时候沉沉睡去,有时候挥斥方遒,有时候生死悲歌,但是2013年永远没有偏颇地醒来,从此看见那些山那些水那轮日出那个像梦一样的2014。

·末端2012
·革命2011
·微观2010
·碎片2009
·2008,个人记录 

Jan
2013

以娱乐的方式爱国,以娱乐的方式做梦,“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梦想”的故事变成了文字以外的游戏,这是南方的冬天,那条人为划分的红线让南方之梦呈现出边缘性的特点,甚至在“卧虎藏龙”中成为一个阴谋论,而从南方的现实”读懂中国“似乎也只是一种文本意义上的假想。所以壮士断腕也好,笼中困兽也罢,也只是一个近于虚妄的寓言:“乃广采游心骇耳之事,妄言妄听,记而存之,以妄驱庸,以骇起惰”。所以在“红霞”满天飞的现实中,国家任务成为被架空的形式,以一条内裤、一张卫生纸的方式发挥作用,而那个手握十字架的男人,在一个精密的雪夜开启了一个非国家的复仇之梦。

Feb
2013

忐忑的“行为主义”是“光盘行动”,是“神曲解构”,是异域电梯开始的诡异事件,而半岛那个未醒的战场上爆发的是一个有梦者和无梦者的战争,是2013年02月12日10时57分的“新鲜世界”,宛如游戏,在0公里的深度里重启一场现代战争,上面写着:第三部,堕落国度。而在“一个人的梦”里,是“万物静默如谜”,是在雪的纷飞中被隐藏的玫瑰,“只有玫瑰才能盛开如玫瑰,别的不能。那毋庸置疑。”不动声色的夜横亘在此去经年的路上,而那必须走过仪式的年已经成为一种“奇幻漂流”,像少年派一样,在迷幻的数字里寻找一条回归的路。

Mar
2013

梦是袭来的雾霾,梦是“吴仁宝神话”,梦是镰刀和锤子组合成的符号,梦是初春空心人,一个国家的现代启示录却以一种“扭曲的乳房”开始,是制度的残缺,是权力的迷信,是个人命运的迷失,所以当“歌,只是一个传说”的时候,它们代表的暴力和死亡,是清理和剿杀,是神话世界的虚妄和PS,而那个被咬一口的“苹果”是另一个政治讽喻,像“8点20分发”一样,是一个国家化的娱乐事件,它让梦长出另一个枝条。而在没有WLAN连接的129小时内,100个碎片已经变成了“非移动生存”的现实,只是在传说之外,在神话之外,在梦想之外,在发黄的故纸堆里寻找“西厢记”和“白蛇传”。 

Apr
2013

从旁观者变成参与者,祭奠变成了根的追思,那典礼、祭文、花篮和家训,是仪式一种,而慎终追远隔着不透明的历史,隔着遥远的距离,只是在感悟和缅怀中保持肃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生死过程都会成为一种仪式,当十年的段落变成一个逗号的时候,为“禽”所困真的就是一种挥之不去的梦魇,其实,在时间上没有相逢,它都在自己的轨道上滑行,所以“白纸黑字天圆地方无所不谈的一个圈”只是“种植在无人的地下室”里的一个句子,“满嘴都是土豆的牙齿”,吐出来是对于“雅雨清风”诗意的颠覆,那一场地动山摇、生死旦夕的大地震看起来却真的像是“偶遇”。

May
2013

“追忆的似水年华”是拿在手上的踏实感,是22年来建造的个人图书馆,是时间的积淀,是阅读的生存,当转身的时候,沉甸甸的感觉绝非只有厚实的文本才能拥有,那是西北偏西的方向,那是作为词汇的远方,而当那道光线透过来的时候,是陌生的开始,是远方的招引,是可以被记录的坐标,那里有奔跑的雨滴,有109号公路,有遥远的天葬,有身边的圣殿,而“高反”的感觉刻在一个亲历者的身上,它由氧气、冰雹、呕吐和虚幻所组成,它在被埋没的身体里重新找到自己,这是唯一的自己,这是用车轮记述的人生,这是经过而后返回的历程,一切都会成为传奇,一切也都凝结为“追忆的似水年华”。

Jun
2013

告别布达拉和大昭寺,告别酥油茶和藏香,也告别拉萨和西藏,当从天上的路离开的时候,一切都变成了记忆中的一个符号,或者也像梦,但是梦之于梦,却杂夹着另一个城市的号叫、哭泣和死亡,所谓悲哀,只是因为你在无谓的牺牲中看到了黑暗中的悲剧,只是太遥远,以为都在另一个世界里发生,以为只是一个未醒的梦,但是47个生命的悲剧已经成为这个城市最新的注解,“是啊,人的梦会散发出恶臭。”世界的隐喻就是一个在白天发出的恶臭,而那天地之间的“如梦令”,依然以诗意的方式抵达10年来神州序列装点的那个“强国之梦”,腾空而起,也是对于大地的一次告别。

Jul
2013

新生的故事往往含着悲情,Google Reader的“死亡诺言”终于兑现,而这也标志着另一个碎片时代的到来,不管网络墓地上有多少安葬者,不管鲜花如何祭奠,终结的时代总会到来。终结是迷信的终点,而那个神话的故事始终不肯走到末日,它在自己的舞台上演出,希望彪柄千古,希望流芳万古,或者成为一个不可俯视的神,但是“天注定”的现实只能在盛夏时节用一种戏谑的方式逃避现实,鲜血、疼痛和风扇在伤口透心的凉意只不过是一次臆想,在七月的大地上,一切都被炙烤,一切都幻化成火焰,连神也一样,燃烧,然后随风而逝,只有那只极端的伯劳唱着听不懂的歌。

Aug
2013

虚幻的地理坐标变成了抵达的目的地,南洋世界以一种“海上幻影书”的方式打开,这是远离陆地的南方,这是临近赤道的异域,是热带雨林,是走“马”观花,是迷你的狮城,但所有幻影书必将以现实的方式合拢,“凡事只要有开始就有结束。”这是另一个的“黑客帝国”,但是什么是开始什么是结束,什么是抵达什么是离开,或者什么是重启什么是删除?他们被一张“V字仇杀令”所包围,他们都看见了那个“结束的”凡是,幻影书不是隐匿,是被放大的工具,而那只老虎呢?是否在八个耳光的声音中看见了自己不存在的“黑客帝国”,看见了即将被删除和覆盖的程序,十万个多米诺骨牌倒下的时候,世界惊起的只是一些尘土。

Sep
2013

500不是数字,是标准,是制度,是权力,是虚妄,在“前世回眸,今生闭嘴”的丑陋时代,网络神化和妖魔化正走向两极,而在这个“网络乌托邦”里,迷乱的数字正上升为法的精神,所以当16岁少年成为这个数字的牺牲品时,关于真理的秩序已经被完全颠覆了,闹哄哄的另一面是我们的无措,我们的懒政,我们“情节严重”的现实。这是“第二十二条军规”,而在想象的不咸山之外,是另一个“第二十二条军规”,它们存在却像是一个神话,它们就在身边却像隔着遥远的距离,从在边缘的中秋节开始,一路而去,从此都变成了匿名的文本,变成了隐藏在标题后面的红色符号。

Oct
2013

“十月七日风雨大作”不是抒情的诗歌,是被大自然侵袭的噩梦,封道、积水、被困,受阻,那个叫菲特的台风以一种狂虐的方式将一个城市变成泽国,所谓50年不遇或者创下历史记录的单日降雨量,都在我们看得见的另一面,所谓传说,所谓听闻,都不在现场,即使在“天注定”的界定下,我们依然能够感受到暴力、冷漠和悲剧。而在宏大叙事的另一面,是最后的午餐,是身体之外的数字仪式,是不被蒙蔽的自己,“到最后送进嘴巴的只是一个趋向无的极端形式”,而这样的极端是从自身出发,从身体出发。它不关乎大自然的惩罚,不关乎卑微的人性,也不关乎一个城市的谎言。

Nov
2013

海燕,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6,155死1,785失踪的数字已经成为无法忘记的梦魇,只是在这边,在泛政治化的解读中,它被阻隔在别处。阻隔是一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停止对话,所以,“时间在边缘,道路在边缘,人生在边缘”的现实中,你始终无法看清那个在路上的真相,永远的红灯,永远的禁止,以及永远的违背都是因为我们跌到了神话的底部,即使恒大能够夺得冠军,世界依然充满着物主义的迷狂,人造的“双十一”将走进数字消费时代,350亿元的背后是“恒者为大”的江湖传奇。而现实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在绿灯亮起的时候,走过去,从此不再回望。

Dec
2013

是走向一个结束的终点,只是身体停止在无药可救的现实里,在口罩掩盖的呼吸里,玻璃隔开了夜晚,而尘土依然在漂浮,346的数字永远不是极限,它一直在游戏里被自己修改,而即使回到了10年一遇的“70前”的身体,依然不能从个体的解救中找到走出谜团的出口。世界又冷了,十一又二分之一的雪又飘落下来,它呈现着世界的图景,呈现着一个人的“坤舆图志”和一部电影的“百年大计”,“电影的超现实性以最纯粹的方式得到了体现。”超现实就一定是在“霾伏的圈套”之外的,一定是梦境忘掉的现实,是自我存在的符号,它标注在我们必须经过的时间大道上。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3522]

随机而读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
天气预报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随机推荐留言评论会客留言 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