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01《南法撩妹记》:生活在于不期而遇

20211201.png

这是属于费力克斯“冒险”旅行的最后一夜,他拿着自己的睡袋离开了帐篷,选择在河边的树林中度过;这是属于费力克斯“冒险”旅程的最后一个早晨,当他醒来,听到了悠扬的声音,于是穿过树丛来到河边,看见女人正坐在那里弹奏和演唱,他走过去和她打招呼,“你唱的太好了。”在那一刻他也认出了这个用歌声歌唱黎明的女孩就是那次在街上表演的“小丑”,于是他友好地走到她身边——从最后一夜到最后一个早晨,从离开帐篷到河边露营,从为给认识一个晚上的女孩惊喜的“冒险”旅行到邂逅歌唱的女孩,对于费力克斯来说,沐浴在晨光中,听见美妙歌声,露出欣喜微笑的他才真正发现,生活就是一次不期而遇。

不期而遇,意味着可能性、偶然性,意味着新鲜的感觉,而这种可能性所颠覆的就是必然性,费力克斯的冒险计划,费力克斯期望给阿尔玛的惊喜,都是一种走向必然性的计划,“我要去冒险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是把自己推向了那个他以为的必然世界中,甚至以为仅仅认识一个晚上的阿尔玛也会喜欢这次冒险,“我要给她一个惊喜。”冒险和惊喜构筑了费力克斯“撩妹记”的计划体系。但是当他和好友切里夫、网约司机爱德华驱车六百公里来到阿尔玛生活的小镇,必然性一步步被解构:他打电话给阿尔玛,说自己已经来到了他们那里,还拍摄了河边的照片给她,而阿尔玛在电话中根本没有一种惊喜,相反,还认为他“变态”,“你应该和我说一声。”

一个是推掉了自己所有的事情,拉着朋友坐着网约车驱车六百公里来见他,一个是没有任何惊喜还骂他是变态,冒险真的变成了冒险,所有的计划和必然都开始被解构:他们约好第二天在路边的咖啡馆见面,费力克斯没有告诉切里夫和爱德华实情,骗他们说阿尔玛恨高兴;但是在第二天见到阿尔玛之后,阿尔玛又发现他点了自己不喜欢的咖啡;但也仅仅不喜欢他突然到来,之后他们去河边游泳,在石头的背后偷偷接吻,但是被游泳的人发现,于是阿尔玛起身上岸,不想脚扭了,脚趾还被划伤了;于是他们去找了临时救护站,马丁是业余的救护员,他为阿尔玛涂药水,在和阿尔玛的聊天中,他说起自己曾经在摩洛哥冲浪,这一下子吸引了阿尔玛,于是他们的聊天很投入,这使得费力克斯开始嫉妒;在送阿尔玛回家时,阿尔玛明显开始讨厌他,不想让他碰自己,当费力克斯想明天再谈的时候,阿尔玛却说自己明天要去和姐姐露西远足;第二天费力克斯又主动打电话给阿尔玛,阿尔玛吃着冰激凌和露西在逛街,却告诉费力克斯自己要睡觉了;费力克斯和切里夫、爱德华也在逛街,他们就在那时看见了在街头表演的“小丑”;后来在夜色中费力克斯看见了骑自行车的阿尔玛,他追了上去阿尔玛却不理他回家里,费力克斯在他楼下大喊大叫一定要阿尔玛和自己谈谈,阿尔玛则让他马上离开否则就要报警;露西下来传递阿尔玛的态度,费力克斯还想明天和阿尔玛谈谈,但是露西说明天要去峡谷跳水,而一旁的爱德华很喜欢挑战峡谷跳水,于是建议明天大家一起去;而第二天费力克斯发现这次跳水的组织者就是马丁,他内心藏着愤怒,在跳水过程中,胆小的阿尔玛是最后一个跳,当众人都在等待她的时候,看到马丁给她按摩,跳之前和拉着她的手,而阿尔玛终于跳下去之后,她还和马丁在水里拥抱,费力克斯当然看不下去了,而爱德华更是替朋友出气,他跳下去就打了马丁一个巴掌,于是爆发了冲突……

导演: 吉约姆·布哈克
编剧: 吉约姆·布哈克 / 凯瑟琳·派勒
主演: 埃里克·南乔 / 萨利夫·西塞 / 爱德华·苏皮斯 / 阿斯玛·梅萨乌丁 / 安娜·布拉戈耶维奇
类型: 喜剧
制片国家/地区: 法国
语言: 法语
上映日期: 2020-02-25
片长: 95分钟
又名: 南法游记 / All Hands on Deck

很明显,费力克斯从最初的的信心满满、充满期待,到后来和阿尔玛的矛盾,乃至最后演变为冲突,他就是想把一切都纳入到自己的计划之中,就是要建立掌控一切的必然体系。但是,这场为了惊喜的“撩妹记”最后变成了失望,也就意味着必然性完全解体了,正如阿尔玛对他说的:“我讨厌出乎意料的事。”阿尔玛讨厌出乎意料,在费力克斯这里恰好就变成了意料之中,在出乎意料和意料之中形成完全不同甚至对立的场景,当然只能变成冲突,只能走向终结。但是在费力克斯的计划逐渐被解构,他却在河边收获了他的惊喜,那个“小丑”就是街上不期而遇的小丑,在河边唱歌弹琴更是不期而遇,当费力克斯结束了自己的冒险,便开始了意料之外、不期而至的另一种生活——而他当初和阿尔玛认识,何尝不是一次不期而遇?在夜晚的街上,他无所事事,喝着咖啡看见有人跳舞,于是加入其中,于是和阿尔玛共舞,于是在草坪上度过了一夜。街上的相遇是邂逅,相互喜欢是一夜情,阿尔玛坐火车离开巴黎回家,她当然把这一切都看成是偶然的故事,但是费力克斯却自己将其命名为爱情,将其看成是必然,于是一切都纳入到他的体系中。

生活需要不期而遇,费力克斯直到最后才领悟到这一点,而同行的切里夫,除了一开始在主管那里请假说谎是奶奶生病过世是一个谎言,在和费力克斯一起的冒险经历中,他都没有任何预设,他只是和费力克斯一起过来,只是陪他露营,只是随便在镇上走走,他甚至连游泳、峡谷跳水都没有参与,因为他患了中耳炎,不能接触水。切里夫的存在就像他离开之前的那个夜晚在歌厅里和年轻母亲海伦娜唱歌时一样,生性腼腆的他只能唱“副歌”,随着节奏小声哼哼着。但是“副歌”的切里夫,却在这次旅行中收获了自己的爱情,他才是真正“撩妹记”的生者。闲来无事,他在街上走走,后来就遇到了带着小孩妮娜的海伦娜,他逗妮娜玩,妮娜似乎也很喜欢他,海伦娜自己下水游泳,她便让切里夫照顾妮娜;第二天切里夫又遇到了海伦娜,又开始照顾妮娜;切里夫于是和海伦娜聊天,海伦娜告诉他自己的丈夫是意大利人,曾经在这里旷工,后来开了那不勒斯披萨店,这几天都在忙开店的事,所以都要自己照顾女儿妮娜。在邂逅开始,在两个人每天在一起的生活中,切里夫喜欢上了海伦娜,海伦娜也喜欢他,在费力克斯决定返程的那个夜晚,切里夫找到海伦娜,“我们应该做点成年人的事”,于是,他们一起去了歌厅,一起唱卡拉OK,而在结束之后,要分开的他们又拥抱在一起,在难舍难分中切里夫还睡到了海伦娜的床上——费力克斯绝望度过的最后一晚,却是切里夫最销魂的一夜,而在第二天切里夫和海伦娜微笑着对望的时候,费力克斯也在邂逅中开始了另一个故事。

《南法撩妹记》电影海报

还有爱德华,他是母亲口中的“小猫咪”,是个妈宝男,他是偷偷开着母亲的车接网约的生意,不想接到费力克斯的订单就是一次意外,他以为打网约车的是女孩,不想是费力克斯用了假身份证,但是他还是没有办法,驱车六百公里,但是在小镇上的时候,因为倒车发生了意外,他的车子轮毂扭曲了,刹车失灵,只好在小镇上修理,也只好骗妈妈在一个爱尔兰的交换生那里住一段时间。从欺骗妈妈开网约车,到被骗,再到被撞而无法回家,爱德华的这一段旅程充满了意外,但是这一切的意外却让他收获了很多:他和费力克斯、切里夫从最开始的对立变成了朋友,当马丁和阿尔玛暧昧时他甚至出拳解恨,在费力克斯几乎要丧失理智在阿尔玛家的楼下大喊时,是他化解了矛盾,妈宝男也慢慢成长起来。而实际上,在这次冒险旅程中,一切所谓的必然计划都在意料之外被解构:爱德华和切里夫一个帐篷,他在说完晚安后就把牙套戴上去准备休息,可切里夫总是要和他聊天,于是侧身的爱德华总是在摘下戴上的循环中;爱德华说自己喜欢骑自行车锻炼,也自诩技术不凡,不想“业余”的费力克斯加入到锻炼中,在和他竞赛中完全占据了上风;峡谷跳水回来,本来以为马丁会邀请阿尔玛一起去吃烧烤,不想马丁邀请的人竟然是露西……

没有必然性,只有偶然性,不期而遇展开的生活才显出它的不可预料性,才有精彩,才更丰富,它构筑了“南法撩妹记”的现实性意义,而其实,吉约姆·布哈克在这部电影里,除了用轻松的笔调展现生活本身的丰富性之外,也揭示了其背后对社会的解读。费力克斯和切里夫都是黑人,作为移民的一代,他们也都喜欢上了白人女孩,当然这种喜欢和之后的矛盾都与种族无关,不仅无关,吉约姆·布哈克还处处体现着多元性:在那个蒙特利马和瓦朗斯之间的小镇上,不仅有法国人,还有荷兰人,还有讲英语的人,海伦娜的丈夫还是个意大利人,爱德华对妈妈说谎在一起的是爱尔兰交换生,正是这种共融的特点丰富了生活,它是一种多元的存在,而短暂的邂逅,冒险的旅程,出其不意的故事,意料之外的爱情,就是在偶然和可能中发生的多元故事,它何尝不是生活本身呢?

[本文百度已收录 总字数:3443]

随机而读

查看日历分享网页QQ客服手机扫描随机推荐九品书库
[复制本页网址]
我在线上,非诚勿扰

分享:

支付宝

微信